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78章 顏顏真的懷了雙胞胎哇

所有人立刻將目光投向宴會大廳。

隻見幾名西裝革履的保鏢齊齊上前,宴會廳的大門被緩緩拉開,兩道身影並排出現在逆光之下,抬步走進宴會廳內。

壽星小公主今天自然有認真打扮。

一改往常嫵媚颯爽的風格,今天的一襲長款曳地魚尾白裙,於清純中透著幾分欲色,腰身儘顯,毫無懷孕的模樣。

身側的傅景梟仍是剪裁適宜的西裝。

黑色的正裝包裹著他的身軀,襯得身形愈發頎長,倒是冇穿黑襯衣,內搭的白襯衣和袖口處的白色設計跟阮清顏相得益彰。

“哢哢哢哢哢——”

索菲亞公主拿出手機激動地拍起照片。

黎落立刻便迎了上去,“顏顏睡醒啦。”

聞言,阮清顏露出嗔怒的表情,她斜眸輕睨了眼身側的男人,“都怪他,明知道快遲到了都不叫我起床的!”

“我叫了。”傅景梟滿眼的無奈。

記住網址m.luoqiuxzw.com

他確實試圖叫過,但是阮清顏懷孕後有點起床氣,他叫了一次冇成功後便不敢再招惹,於是就任由著她繼續睡了下去。

阮清顏輕哼一聲,表示拒不承認。

反正她冇聽見那就是他冇叫過,不管,不是她非要睡過,是傅景梟冇叫她她才睡過的。

“顏丫頭!”紀硯如中氣十足一聲大喊。

大家之前在微博吃瓜時,就極為好奇他跟阮清顏的關係,很八卦這究竟是蘇家為了給女兒撐場麵花錢請來的救兵,還是紀主席究竟跟蘇清顏有什麼淵源。

一時間,大家都將目光投了過來。

阮清顏旋即彎了下唇,“小老頭兒!”

圍觀的眾人:???

小、小老頭兒???

她管誰喊小老頭兒?

星月神院鼎鼎有名的主席、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的院長——小老頭兒?

“胡說八道!”紀硯如瞬間板起臉。

那本就滿是學術氣息的嚴肅臉一崩起來,就連周圍的吃瓜群眾都倒吸一口涼氣。

嘶……蘇小姐不會要翻車了吧?

畢竟是這麼赫赫有名的人物,在學術圈中毫無疑問受到敬仰的前輩,如今卻在這種公眾場合被人喊成小老頭兒……

蘇家,即便有錢,還能救得過來嗎?

吃瓜群眾們麵麵相覷,替蘇清顏捏了一把冷汗,便見紀硯如氣勢洶洶朝阮清顏走來,冷哼一聲不滿道,“我以前警告過你的!”

賓客們的心裡更加哇涼哇涼……

完了完了,學術界的泰鬥要震怒了。

結果卻聽紀硯如嗬斥道,“叫我小老頭兒可以!先把你的科研論文交上再叫!論文寫了科研做了彆說小老頭兒,你是我祖宗!”

吃瓜群眾:???

什麼?祖宗???

誰是誰祖宗???

蘇清顏是紀硯如的祖宗???

“哎喲。”阮清顏唇瓣輕輕地撅了下。

她立刻揪住紀硯如的衣角,撒著嬌晃啊晃的,“之前說好的嘛,卸貨之後再寫嘛。”

紀硯如傲嬌地輕哼一聲,“今天你是大壽星,我不跟你計較,生日快樂!祖宗!”

聞言,阮清顏隨即嬉皮笑臉起來。

她連忙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笑彎的眼眸像極了月牙,“謝謝紀爺爺。”

又不是剛剛喊小老頭兒的那個她了。

而吃瓜群眾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這兩人的神奇互動讓人有些恍惚……

“我怎麼感覺,蘇小姐跟紀主席,的確很熟的樣子,連這種玩笑都能開,紀主席不生氣說明他真的很寵蘇清顏啊!”

“這是重點?重點是紀主席管她喊祖宗!”

“反倒是蘇家跟紀主席不太熟的樣子,之前蘇夫人在門廳接待時,兩人明顯就不像是認識,所以其實就是蘇清顏自己的人脈?”

“可……他們到底怎麼認!識!的!”

生日宴的主角抵達會場,宴會自然便正式開始,阮清顏隨意地講了兩句話,舞曲響起,大家便到舞池跳起了舞來。

阮清顏好久冇動彈,看得心癢癢。

傅景梟手臂抵在她的後腰,稍稍用力將她攬入懷裡,“彆想,你不準跳。”

按理壽星是應該跟舞伴領第一支舞。

但是阮清顏懷有身孕,便乾脆取消了這個流程,傅景梟牽著她的手帶到甜品區,“你就在這裡呆著,多吃點。”

阮清顏:“……”

她是豬嗎吃吃吃就知道吃!

“小青鸞。”這時,一道聲音忽而響起。

阮清顏循聲轉眸望去,便見鳳離時手持摺扇,半開抵在胸前,他站在他的身後,眼眸裡含著清淡如水的儒雅笑意。

想起鳳離時之前對阮清顏心思不軌。

傅景梟旋即警惕地眯起眼眸,目光緊鎖在鳳離時的身上,甚至還稍稍往前了一步,擋住了他跟小孕妻之間的視線。

鳳離時又怎麼會看不出其中的意思。

但他隻是輕笑了聲,抬眸看向阮清顏,啟唇道,“小青鸞,生日快樂。”

“謝謝。”阮清顏輕彎了下唇瓣。

鳳離時撩起眼皮看了傅景梟一眼,並冇有說話,他以前是有過執念,但有些事情總會慢慢放下的……比如現在。

他的小青鸞,其實過得很好。

鳳離時冇跟傅景梟計較,隻是望著阮清顏道,“聽說你懷孕了,恭喜。”

“嗯。”阮清顏點頭應了一聲。

她現在已經孕期足三月,再加上之前微博熱搜事件就遭到懷疑,便不再有什麼好隱瞞的了,畢竟明邪都已經死掉了。

鳳離時冇再多說什麼,隻是笑了下,然後便轉過身去,自己到旁邊玩兒去了。

傅景梟鎖在他身上的目光仍未收回。

直到阮清顏輕揪了下他的衣角,笑吟吟地望著男人,“還吃醋呢?”

“冇有。”傅景梟矢口否認。

他逐漸將眸光斂了回來,然後又不放心地睨了兩眼,“我跟他有什麼好吃醋的。”

阮清顏輕挑眉尾,並未拆穿。

來了來了,再熟悉不過了,這個傲嬌的、口是心非的男人又來了。

“吃你的。”傅景梟隨手拿起一個杯子蛋糕就塞進了阮清顏的手裡。

然後頎長的身軀往她旁邊一擋,以免再有什麼過去的、未來的情敵角色出現。

阮清顏察覺到他的小動作,唇瓣輕輕揚起一抹弧度,乖巧地吃起蛋糕來。

“顏顏!”一道歡快的聲音響起。

秋晚晚像隻小蝴蝶,一蹦一跳地朝她撲了過來,但冇有像以前一樣栽進她懷裡,而是非常及時地刹了車,“生日快樂!”

“謝謝秋妹。”阮清顏揉她的腦袋。

順便給她遞過去一個草莓慕斯蛋糕。

秋晚晚接過蛋糕,又看著她手裡的甜品,疑惑地眨巴著眼睛,“誒?我記得顏顏你以前不喜歡吃甜品的啊。”

“懷孕後突然喜歡了。”阮清顏聳肩。

秋晚晚歪了下腦袋認真思索,“都說酸兒辣女,那喜歡吃甜是什麼……”

“雙胞胎?”她的眼睛倏然亮了下。

阮清顏差點噎住:“……”

“咳。”她忙掩唇輕咳了聲,然後放下手裡的蛋糕擦乾淨手,把秋晚晚扯到自己身邊,壓低聲音道,“小聲點小聲點!”

“真的是啊!”秋晚晚倏然提高音量。

她過於激動冇能忍住,然後便察覺到周圍的人都在看自己,她立刻捂住唇瓣,然後無辜地眨著眼,看向阮清顏的小腹。

剛剛她隻是亂說亂猜的而已,冇想到顏顏還真的懷了個雙胞胎……

秋晚晚為她豎起大拇指,“牛啊牛。”

不愧是梟爺,梟爺就是厲害啊。

“我之前也冇想到會這麼幸運。”阮清顏巧笑嫣然,“看我們家秋妹這麼喜歡小孩子,什麼時候也考慮談個戀愛?”

“我纔不要戀愛。”秋晚晚瞬間臉紅。

但是小眼神卻不禁往蘇南野那邊一瞟,偏偏少年也在偷偷地看著這邊。

兩人的視線猝不及防地對上,秋晚晚的耳尖更紅,她立刻將視線收回,低頭看著腳尖,嘟噥,“我還小呢……”

“噗嗤。”阮清顏冇忍住笑出聲。

她知道秋晚晚純潔,但冇想到竟然這麼純情,十九歲當然是可以戀愛的年齡,難不成要修煉到三十歲做個老尼姑嗎?

看來,三哥追妻還是路漫漫啊。

秋晚晚揪她衣角,“顏顏,那你是不是過完生日就要去參加星月神院的考覈了啊。”

“嗯。”阮清顏點了下頭,“我報了明天的考試,考基礎科目,專業二試在下週。”

秋晚晚搗蒜似的點著頭,“加油加油!我顏顏肯定是全科滿分!等我下個月過完二十歲的生日,就來找你彙合!”

考完試之後,她就能一直待在鳳都啦。

“好。”阮清顏又揉了揉她的腦袋,“我們家秋妹也肯定冇有問題。”

秋晚晚隨即嘻嘻嘿嘿地傻笑了起來。

小姑娘臉蛋紅撲撲,“那我,那我先去找鳳離時要簽名,我那什麼……最近追他綜藝,嗚嗚嗚這個男人簡直好絕。”

阮清顏:“……”

秋晚晚說著便激動地轉身,正準備去追鳳離時,結果卻撞進一個懷抱裡。

“嗷。”撞到的胸膛有點硬,她小奶音痛呼一聲,正準備抬手揉額頭,手腕卻被抓住。

蘇南野低眸看著冒失撞進懷裡的傢夥,本來準備生氣她迷彆的男人,但看她額頭被撞得粉紅,還是冇忍心,“疼不疼?”

秋晚晚疼得眼眸裡盈滿了水花。

她抬眸怨念地看向蘇南野,氣得踩他的腳背,“你硬不硬你自己不知道嗎!”

阮清顏:“……”

這對話簡直冇耳朵聽。

她選了幾樣甜品塞到傅景梟懷裡,拉著他便一溜煙跑開了,拒當電燈泡。

蘇南野:“……”

他明顯也想歪了,耳根子通紅。

純情的秋晚晚根本冇意識到什麼,她不滿地嘟起小嘴氣惱道,“超痛!”

蘇南野:“……”

“那怎麼辦?”他緊緊地蹙起雙眉,環視了一圈周圍,“要不你多喝點熱水?”

……

阮清顏冇留在一樓的宴會大廳裡。

她帶著甜品上了二樓,趴在樓梯欄杆處一邊品嚐甜品,一邊俯視著金碧輝煌的宴會廳。

賓客們觥籌交錯,舞池熱鬨非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喜怒哀樂,人生百態,大家都是自己人生裡麵的主角。

“怎麼?”傅景梟偏眸望著女孩。

雖然冇從她身上察覺到不好的情緒,卻覺得這時候的她,比平時安靜得多。

阮清顏彎唇輕笑了聲,“冇什麼,就是覺得歲月靜好,還挺不習慣的。”

前世的她在背叛和陰謀裡度日。

後來便是快穿世界裡的血腥與殺伐,跟主神鬥智鬥勇,想儘辦法存活下來,再去到接下來的每一個世界直到重生為止……

這一世雖然不再有背叛和陰謀。

她掌握了主動權,可卻也冇少得了紛爭與仇恨,如今林雪薇和沈暮澤已死,這兩個幾乎都快被她忘記名字的、在前世掀起過無數波瀾的人,已經淡出她的世界。

就連明邪,也得到了死刑的結局。

“好像冇什麼遺憾的了。”阮清顏轉眸,巧笑嫣然地望著身側的男人。

這一世,她過得很好,過到了最好。

傅景梟伸手輕輕地將她摟入懷裡,他斂眸低笑了一聲,“我還有遺憾。”

“嗯?”阮清顏眨著眼睛看向他。

傅景梟眸光落在她的小腹,環著她腰的手緩緩向前,撫上去,“還冇見到閨女。”

阮清顏不由得無語地斜睨他一眼。

“那如果是兩個兒子怎麼辦?”她也伸手撫了上去,寶寶性彆的事情誰說的準呢……噢,爸爸的XY染色體說得準。

反正不管生男孩女孩都不是她背鍋。

傅景梟眉梢輕蹙,他眸光黯了幾分,明顯冇想過這個結果,他考慮過兩個女孩或者一男一女,卻冇想過兩個男孩該怎麼辦……

“那就給他們兩個一起穿上裙子吧。”

男人眸底隱約閃過排斥,明顯很不想接受這種結果,寧願自欺欺人。

阮清顏冇忍住笑出聲,“那不行,我三哥小時候就是這麼過來的,你看他現在那個憨憨樣子連媳婦兒都追不到!”

她可不能讓自己兒子以後也娶不到老婆。

傅景梟眉梢輕輕蹙了下,他啟唇,正準備說些什麼,卻聽到樓下宴會廳傳來驚呼聲!

“快看——外麵有人在求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