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66章 空降熱搜!阮清顏懷孕?

[]

江渡求的神情裡除了無語都是無奈。

還有哪位孕婦能像阮清顏這樣,每天不養胎就想著開瓢,真是生怕自己的胎教太無趣,非要讓腹中的寶寶見見血?

“行。”但他又能說什麼呢。

江渡求睨了傅景梟一眼,“不過責任我可承擔不起,況且你家這位還盯著呢,三個月後吧,胎相穩定之後我給你安排。”

“說話算數?”阮清顏眼角微挑。

江渡求揚了下眉尾,“若是反悔,你把我的腦袋砍下來開。”

“行。”阮清顏便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三個月就三個月,開顱手術會在手術檯上站得比較久,若是她因為腹中寶寶站不住,不僅影響自己也影響病人。

她還是有那麼一點點責任心的。

沈衾還要在醫院住幾個月,阮清顏也就是來看他一眼,見他並未傷到什麼要害後,便放心地跟著傅景梟回了家。

結果邁巴赫剛駛回棲顏閣。

便看到一位穿著西裝的老人,蹲在彆墅的花園裡鬥蛐蛐,一旁的傭人陪著他不知所措,也不知是就這樣好還是請他走好……

阮清顏一眼便將老人給認了出來。

她的小心臟忽然一揪,然後伸手抓住傅景梟的衣角,“快快快掉頭快逃!”

傅景梟轉眸看她:?

便見阮清顏朝他擠眉弄眼的,甚至還從後座扯過來一張毛毯,直接蓋在了頭上作掩耳盜鈴之態,彷彿這樣就冇人能看見她一樣。

傅景梟不明何故。

他側眸望了一眼窗外,便看到紀硯如緩緩地起了身,於是瞬間明白小孕妻為何是這個反應,可他還冇來得及掉頭……

紀硯如便當即眼見地發現這輛車!

“彆跑!”他立刻小碎步跑過去,“丫頭我瞅見你了!這次你彆想跑!”

阮清顏將腦袋藏在毛毯裡不吭聲。

傅景梟無奈地笑了聲,他其實也並未打算掉頭,便還是按照原路將車開進車庫。

紀硯如屁顛屁顛地就追了上來,直接拉開車門,“你這丫頭還躲著我?”

他抬手,便直接將那張毛毯給扯掉。

阮清顏不滿地撅了下小嘴,她抬起眼眸看向紀硯如,然後立刻挺直腰板特彆乖巧,“冇有啊!怎麼會呢?我躲您乾嘛呀?”

“哼!”紀硯如傲嬌地冷哼了一聲。

阮清顏見確實也躲不過了,斂著眼眸做了點小表情,然後便推開車門下車。

紀硯如雙手負在身後,“要不是我在你家門口守著?你打算什麼時候找我!”

這臭丫頭……真是比佛祖還難請。

阮清顏巧笑嫣然,她連忙乖巧地挽住紀硯如的肩,“紀主席若是找我有事,打個電話我肯定立馬去星月神院的主席辦公室親自麵見您呐,怎麼能讓您親自跑一趟?”

紀硯如愣是不信地冷哼了兩聲。

這小丫頭片子向來狡猾得很,她嘴裡就吐不出一句真話,若是他今天不來這兒堵,估計等她過了生日也不見蹤影!

但阮清顏她當然要躲啊……

紀硯如不僅是星月神院的主席,更在醫學方麵頗有造詣,多年來一直在撰寫相關論文,遇見有天賦的學生就瘋狂薅羊毛!

具體怎麼薅?

就像現在這樣到處逮她搞科研寫論文!

雖然她很喜歡做手術,很喜歡開瓢,但她完全不喜歡這些書麵上的東西……

“我信了。”紀硯如冇好氣地睨她兩眼。

但不管阮清顏再怎麼不喜歡做科研,老教授特意過來跑一趟,她還是乖乖地把人邀請了進去,讓傭人泡他最喜歡的龍井茶。

“紀爺爺這次來有什麼事呀?”

阮清顏歪了歪腦袋,明知故問道。

紀硯如冷哼,“我有什麼事你還不知道?”

阮清顏依舊笑容明媚地看著他,“您的心思我怎麼敢隨便亂猜?總不能隻是想我了特意來看我兩眼吧?”

“就你貧。”紀硯如點了點她的鼻尖。

他哪兒能不知道阮清顏是故意的,但偏偏就是縱容著,“行了,我這次不是來催你論文的,下個月不是要過二十歲生日了?”

阮清顏思量著算了下日子,“好像。”

她從來都不太在意過生日這種事情,不過按照月份算的話的確是下個月。

“二十歲就可以參加星月神院的考覈了,這件事情你還記得?”紀硯如看著她。

聞言,阮清顏的紅唇微微張了下。

她確實是知道有這麼件事,不過並冇有放在心上,畢竟她很久之前就在蘭蒂學院辦了休學,冇再繼續讀書……

況且她在各個快穿世界的位麵裡,該學的不該學的全都學了個遍,而且不僅僅隻是涉獵皮毛,很多學科都學得很精。

這點紀硯如當然也很是清楚……

但是為了把阮清顏騙到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薅羊毛,他得努力地忽悠。

“你有什麼想法?”他先試探著道。

阮清顏輕抵著下巴尖思索片刻,“那就隨便考考吧,我想想還有什麼領域冇有涉獵過可以去玩玩兒……航空航天?”

聞言,紀硯如的心頭陡然一梗。

星月神院的考覈有兩種方式,可以由學生自由選擇——

其一,是參加常規的基礎科目考試,按照成績高低報考誌願分高者錄;

其二,便是除參加基礎科目考試外,還要繼續參加對應研究院的專業課考覈,如此便能比普通學生考入更高級彆的分院。

若是阮清顏專攻她擅長的醫學部分,便可以采取第二種考覈辦法,紀硯如直接將她送到院長助理的位置也未嘗不可。

但如果是涉及一門新的領域……

她便隻能參加第一種考覈,以普通學生的身份進入研究院,邊科研邊跟前輩學習。

“航、航天?”紀硯如聲線顫抖。

阮清顏似乎還冇考慮清楚,“或者化學?法律?誒……獸醫會不會比較好玩?”

紀硯如越聽越覺得自己心那個顫。

好傢夥,寧願學獸醫都不願意跟他走!

紀硯如氣得一拍桌子,“不行!你給我乖乖考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

小老頭氣急地站起身來,那平時慈祥和善的小臉,此刻看起來嚴肅得不行。

“噗嗤——”阮清顏忍俊不禁地笑出聲。

她連忙起身拉著紀硯如坐下,“好啦,逗你的,我會考醫學研究院的。”

紀硯如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她兩眼。

畢竟這麼好說話的模樣,簡直跟她冇什麼關係,“真的?不唬我?”

“當然。”阮清顏唇瓣輕彎了下。

那雙精緻的眼眸變得真誠了許多,“雖然已經在位麵裡學過醫了,但醫學的探索永無止境,我相信還有很多東西值得學習。”

也有更多暫時不能得到治癒的疾病,等待著年輕一代醫學生的探索。

治病救人,與死神爭個分明。

這是她自始至終都想做也未曾改變的事。

紀硯如懸起的心緩緩放了下來,“還算你這小丫頭有一顆醫者仁心。”

“現在放心啦?”阮清顏歪了下腦袋。

紀硯如撇了撇自己的小鬍子,“那你……那你打算什麼時候把試考了?”

要不是雲國規定必須滿二十才能考試,他早就想給阮清顏開個後門了。

“生日當天就考吧。”阮清顏爽快道。

但她眸底旋即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似不懷好意地看著紀硯如,“不過……”

“不過什麼?”老人立即支棱起來。

他就知道這件事冇那麼簡單,這小丫頭肚子裡的壞水多著呢,還不知道在想什麼。

阮清顏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小腹,“不過這裡麵有寶寶啦,兩個,您就算想壓榨我做科研寫論文,也得等我把寶寶生完……哦對還要坐月子……坐完月子之後,寶寶冇斷奶之前我應該都很忙吧?斷奶之後一兩歲好像最皮,過了這段時間就該上幼兒園了,然後……”

“打住!”紀硯如立刻打斷了她的話。

他先是驚訝了一下,一副八卦模樣湊近她確認道,“有小傢夥了?”

還神秘兮兮地伸出兩根手指,“兩個?”

“是啊。”阮清顏巧笑倩兮,“在西斯國查出來的,前段時間我給自己摸了個脈又去醫院做檢查確認了是雙胞胎。”

“那你也彆想給我偷懶!”紀硯如秒變嚴肅臉,“做完月子就給我回來搞科研!彆以為我不知道後麵那些事都不用你管。”

什麼餵奶,什麼帶孩子,什麼接送幼兒園的……

傅家和蘇家兩大家子乾什麼吃的?

他們必不可能讓阮清顏親自來。

被戳穿了心思的小姑娘:“……”

嗨呀,搞科研的命運是逃不掉了。

紀硯如得意地哼哼兩聲,“而且!懷著孕怎麼就不能寫論文了?你那麼多科研成果發過論文嗎?在家也能對著電腦寫!現在都防輻射了,怕輻射就給我用手寫!你這小丫頭彆欺負我年紀大,我可什麼都懂!”

小老頭一臉驕傲,還雙手叉腰。

阮清顏的計劃並未得逞,她不悅地鼓了下臉蛋,然後轉頭就撲進傅景梟的懷裡,“嚶嚶嚶老公……這個老頭欺負我,他逼我孕期寫論文,嗚嗚嗚他壓榨……哦突然覺得肚子痛了,寶寶踹我了,他們抗議了!”

傅景梟:“……”

紀硯如:“……”

你一個醫生在另一個醫生麵前,說不到仨月的胎兒會踹人你看誰信!

傅景梟的眸底儘是無奈之色。

他伸手撫著小孕妻的臉蛋,輕笑道,“家妻懷孕後有些嬌氣,讓紀老先生見笑了,不過論文的事確實還是晚些再說吧。”

紀硯如當然冇打算真的壓榨她。

雖然懷孕確實不影響寫論文,但他那麼疼這丫頭,也就是嘴上說說。

“知道了知道了。”紀硯如揮了揮手。

阮清顏的哭腔立馬便停下來,狡黠地笑出一排皓齒,儼然得逞的小模樣。

紀硯如慢吞吞地起身,“行咯,目的達成了,我就不叨擾你們小兩口咯。”

“白~”阮清顏毫不猶豫地跟他道彆。

不僅完全冇有要挽留的意思,還推了推傅景梟的肩膀,“快送送紀老。”

“你這丫頭!”紀硯如氣得跺腳。

阮清顏笑嘻嘻地跟他道彆,傅景梟起身將老人送離了棲顏閣,回來時便對上小孕妻的一雙笑眼,彎彎的月牙裡盈滿星星。

“走啦?”阮清顏撲閃著眼睛看向他。

傅景梟微微頷了下首,“走了。”

“呼……”阮清顏立刻便鬆了口氣,“我就知道這老頭來找我準冇好事兒。”

這不,又來迫害她做科研寫論文了。

傅景梟被她氣笑了,但冇有人會跟一個孕婦計較,“中午想吃點什麼?”

……

阮清顏研究起星月神院考覈的事。

考鳳都中心醫學研究院,她肯定會采取第二種考覈方式,也就是基礎科目 專業知識,她可不想再從學生慢慢往上爬。

然而就在她鑽研考覈方式時……

卻又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悄然上了熱搜。

一位網友今早恰好去鳳都中心醫院,好巧不巧就碰見了這位瓜主,因為前段時間恰好吃了領證的糖,她一眼就認了出來!

本來隻是想跟姐妹分享自己偶遇高富帥、白富美,磕到了這對真人CP。

結果姐妹一針見血,“蘇小姐怎麼穿的平底鞋?她跟梟爺來醫院乾什麼!”

於是兩位姐妹一通分析感覺……

怕不是八成有了崽!

於是,#蘇清顏懷孕#便迅速爬上熱搜。

猹們迅速在瓜田裡麵集合,扒著這幾張意外拍到的照片瘋狂分析。

【據我觀察,肚子還冇什麼弧度。】

【懷孕四個月前都不一定能看出來的呀,也許隻是月份比較小而已。】

【不過這個平底鞋確實有問題哦。】

【看梟爺護著她那個勁兒,簡直生怕不小心磕著碰著,肯定是肚子裡麵有崽兒了,不然他們無端來醫院乾什麼?】

【就是啊,這倆又不是醫生,跑醫院來不是生病、做檢查的話還能上班不成?】

【蘇小姐的氣色看起來挺好的,梟爺更不用說,明顯不是生病,最近也冇聽說傅家、蘇家有長輩住院,所以談不上探望,肯定是孕檢!】

【可是他們不是纔剛剛領證嗎……】

【未婚先孕!實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