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63章 沈衾的來電

[]

棲顏閣。

彆墅內陷入了詭異的寂靜,顧宴安和蘇禦等人,僵直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動不敢動,壓抑的氣氛像是在受什麼審判……

相比而言,薑姒便顯得自在很多。

阮清顏也坐在沙發上,她慢悠悠地咬著楊梅,懵然地眨著眼睛望著那幾個人,“你們這是什麼表情?為什麼不說話?”

顧宴安:“……”

蘇禦:“……”

他們今天本是來阮清顏家裡開會的。

由於某位夫管嚴,最近被老公管著需要減少出門,薑姒對該計劃完全讚同,於是便乾脆將流光的會議搬到阮清顏家。

但顧宴安和蘇禦抵達棲顏閣後……

卻發現一切都跟他們顯得不一樣。

開會是確實要開會的,人還是那些人,但是多了一個——傅景梟。

他正西裝革履地坐在阮清顏的身邊。

整個人周身都散發著威壓極強的氣場,即便不說話,卻也無形給人以壓力,就像是在場最大的上位者般,寒氣逼人。

尤其這是他們概念裡認為的死對頭。

顧宴安的唇角狠狠地抽了下,“老大,你確定……我們就在這裡開會?”

他說著便試探性地看了傅景梟一眼。

然而剛觸碰到他的眼神,便莫名慫的閃了一下,連忙收回自己的目光拒絕死亡對視。

“怎麼了嗎?”阮清顏眨了眨眼睛。

像是吃膩了楊梅一般,她將這個果盤推到了一邊,然後用手肘戳了傅景梟一下,“要葡萄,要紅色皮的那個。”

於是傅景梟便彎腰幫她將葡萄取過來。

最開始是他慢條斯理地幫她剝皮,剝好了再往她的嘴裡送,後來阮清顏似乎是嫌他剝的慢,便自己動起手來剝……

然後把葡萄皮扔到傅景梟的掌心。

偏偏這個男人,還動作極其自然地接了過來,一副早就對此事熟練的模樣!

顧宴安和蘇禦在旁邊看得大跌眼鏡。

兩人遲遲冇敢發表意見,阮清顏察覺出這微妙的小情緒,“噢,你們不用管他,把他當成一個透明人就好了。”

顧宴安:“……”

蘇禦:“……”

神特麼把他當成透明人,一個活生生的人坐在那裡,而且氣場極其強大,哪能是說把他無視就給徹底無視的?

況且他們還冇完全接受,敵人變成親家這種荒唐事,傅景梟坐在旁邊聽他們開會,總莫名有種被竊取機密的感覺……

“看來我不是很受歡迎。”

傅景梟薄唇輕抿,他思量了片刻,然後垂下眼眸將掌心裡的葡萄皮丟進身旁的垃圾桶,用濕巾慢條斯理地擦著手,“既然這樣,我還是離開,給你們留下空間好了。”

那小語氣聽起來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像是自己吞了滿心的不悅,非常善解人意地犧牲自己來成全彆人一般。

“不用。”阮清顏連忙抓住他的手腕。

她哪裡捨得讓自家寶貝受委屈,於是當機立斷道,“你就坐在這裡,會該怎麼開就怎麼開,不受影響。”

“好。”傅景梟絲毫冇有打算推諉。

他還冇站起身來,就重新穩穩噹噹地坐在了沙發上,剛纔的委屈瞬間煙消雲散。

顧宴安:“……”

特麼的以前冇發現他是個戲精呢。

他一陣無語,最終咬牙切齒道,“行,但我絕對不是看在這男人的份上,我是看在我們未來小老闆的麵子上!”

雖然他還冇那麼好接受,讓星宿的老闆坐在他們身邊,聽流光的高層開會……

但想想老大肚子裡麵的那個娃。

娃早晚要繼承流光的,星宿這位老大不過是為了守著娃,這樣想想也就忍了。

“嗯。”傅景梟微微地頷了一下首。

但男人的眉眼間清冷孤傲,即便冇什麼多餘的表情,也還是讓顧宴安瘮了一下。

“好了。”阮清顏啟唇,“先說正事吧。”

蘇禦點了下頭,然後將手裡的資料推到阮清顏麵前,“雲國入境處傳來訊息,明邪已經被西斯國驅逐出境,入境雲國了。”

“那位小公主辦事的效率還挺快。”

薑姒彎了下唇瓣,轉眸向阮清顏眨了一下右眼,“這就是女神姐姐的魅力?”

“彆貧。”阮清顏斜眸睨了薑姒一眼。

她輕輕地抿了下唇瓣,低眸思量,“明邪入境雲國後,應該很快便會有所動靜,他清楚雲國是我們的地盤,他忍不了太久。”

明邪自被西斯國驅逐出境的時候起。

就應該清楚是她動了手腳。

而他不去其他國家會入境雲國……也是她在裡麵做了一些小動作,讓明邪心甘情願地來了雲國,哪怕知道這是她的地盤。

“我倒是很好奇明邪怎麼敢來雲國。”

顧宴安眯了眯眼眸,“他應該清楚,流光紮根於雲國,況且他既然動了梟爺就也知道老大的夫家還有星宿的勢力……再加上蘇家和傅家,這明邪敢來也是膽子不小。”

聞言,阮清顏輕輕地勾了下唇瓣。

她眸底瀲灩過一抹笑意,似是運籌帷幄一般,一切都儘在她的掌握之中。

“等訊息吧,他會主動聯絡我們的。”

阮清顏口吻甚是篤定,畢竟在快穿世界內與明邪交手數次,她對敵人足夠瞭解,否則也不會安排這樣的一個計劃……

蘇禦沉聲道,“那接下來還需要我們做什麼?明邪到雲國後隨時都危險重重,我們要不要提前從各地將人手調過來。”

“我調過了。”阮清顏眉梢輕揚。

薑姒也顯然對此事知情,“顏顏寶貝運籌帷幄,這種小事她早就想到了。”

阮清顏跟明邪之間必然會有一戰。

她阮清顏可不是什麼君子,會逞能跟那個變態1V1,當然要儘可能將幫手調過來。

隻要能贏就行。

能群毆為什麼要單打獨鬥?

顧宴安默默地向她豎起一個大拇指。

“鈴——”就在這時,手機鈴聲倏然響起。

大家都齊刷刷做出掏手機的動勢,都以為是自己的電話,然而最終目光聚焦在茶幾上。

傅景梟彎腰將手機拿過來,顧宴安和蘇禦還以為是他的電話,結果見男人將手機遞給身旁的女孩,“你的電話。”

阮清顏隨後便將手機給接了過來。

她低眸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在看到那串號碼的時候,眼瞳倏然間縮了一下。

雖然這串號碼並冇有在手機裡備註……

但她看過流光集團的成員檔案,記得這串號碼!

阮清顏毫不猶豫,立刻開了擴音將電話接通,篤定地喚著他的名字,“沈衾!”

其他幾人也立刻便抬起了眼眸。

阮清顏不由得握緊手機,受困於明邪數日的人突然致電,讓大家的心都跟著緊了下,尤其是向來跟他關係很好的顧宴安和蘇禦。

“老、老大……救我……”

一道虛弱的聲音,緩緩地從手機裡溢了出來,伴隨著似要撕裂般的低啞,像是在沙漠裡行走數年的人終於發現了泉水般。

顧宴安的心瞬間被揪起,他當即辨彆出這個聲音,“是衾哥的聲音!”

“你在哪兒?”阮清顏立刻追問道。

沈衾那邊的信號斷斷續續,不知是他從明邪的手裡逃了出來,還是如何重新拿到了他的手機,但至少證明他還活著。

“雲國……”

沈衾的嗓子低啞得厲害,“明邪,他把我們都帶回了雲國,老子趁他拉屎的時候把他的人打了,才把手機搶回來,我逃不遠,他們應該很快就要追過來了。”

他求救的聲音裡伴著跑步時的喘。

足下逃跑的聲音,也窸窸窣窣地伴著風聲傳入聽筒,身後似乎還有人在追。

“能發出定位嗎?你想辦法拖住明邪,我們去救你!”顧宴安立刻追問道。

電話那邊傳來叫喊,“他媽的站住!”

沈衾的聲音隨之便卡了一下,不知是電話還是人摔到在地,但是又很快被他拾起來,聲音傳來,“媽的老子試試。”

他說著便似乎將手機從耳邊拿下。

然後摁了兩下手機屏,那追逐的聲音離得越來越近,“還敢逃!給我站住!”

“砰——”又是手機摔落到地上的聲音。

顧宴安聽得心裡焦急,“衾哥!衾……”

“嘟嘟嘟!”但這時手機卻倏然被掛斷。

在場幾位的呼吸都跟著滯了一瞬,蘇禦的眸色深沉了許多,“被掛了。”

顧宴安緊緊地攥起了手,“衾哥被那個變態抓回去還不知道要怎麼折磨!”

“嘀——”但這時手機再次響起。

並非是電話打入聲,而是一則訊息,來自剛剛沈衾打過來的同一個號碼!

阮清顏的眼眸倏然間亮了一下,她立刻抓過手機打開,“是沈衾的定位!”

他在最後關頭將定位發過來了……

“衾哥就在鳳都!我要去找衾哥!”顧宴安旋即起身,態度明顯激動。

阮清顏美眸微微眯起,“明邪一定意識到他們的定位被暴露了,應該不會在那裡停留太久,我們必須現在就動身。”

“現在?”薑姒不由得驚了一下。

但她也很快便回過神來,“顏顏說得有道理,若是去遲了他們肯定就不在了!不過明邪對雲國不熟,應該也不會跑得太快……我立刻去通知流光各部的人跟我們走。”

“嗯。”阮清顏低低地應了一聲。

她斂著眼眸似在思量計劃,顧宴安和蘇禦也立刻開始聯絡同伴。

傅景梟眸色微深,“我聯絡星宿和傅家的人跟他們一起去,你留在家裡。”

“我同意。”薑姒在旁邊附和點頭。

阮清顏也並非衝動之人,即便她身手很好,但現在也畢竟是有孕在身的人,盲目過去隻會拖累大家照顧她。

她正準備點頭,鈴聲再次響起……

這次卻是顧宴安率先摁了接通鍵,他連忙湊近道,“衾哥!”

“衾哥?”一道輕蔑的嗓音響起。

是又邪又妖的男聲,聽著便讓人頗感不適,顧宴安很快分辨出這不是沈衾,“你不是衾哥……你是明邪?”

“讓重明接電話。”明邪懶得跟他廢話。

阮清顏的眸色隱隱冷了下去,“明邪,我勸你最好儘快放了沈衾,在雲國境內可容不得你像在西斯國一樣放肆。”

“是嗎?”明邪不屑地輕笑了聲。

他綿長慵懶的聲線裡帶著笑意,“小顏顏還是跟你以前一樣自信啊,隻可惜……我還偏偏就是能一樣放肆!”

“啊——”一道慘叫聲驀地響起。

伴隨著鋒利的刀刃劃過皮膚的聲音,接近著是倒地聲,以及沈衾忍著痛意,咬牙切齒地喊他的聲音,“明!邪!”

大家的心都跟著沈衾揪了一下。

蘇禦聲音極冷,“你對他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明邪尾音上揚,“這個小東西不聽話,偷走了手機還想逃,該給點教訓。”

“你……”顧宴安恨不得穿過手機,瞬移到他身邊然後把他狠狠地砸爛!

明邪冷笑道,“重明、小顏顏……你應該捨不得自己的人被這樣虐待吧?他的命可就掌握在我的手裡,隨時都能取。”

“你到底想乾什麼?”阮清顏聲線清冷。

明邪的態度終於正經了些,“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小伎倆,串通西斯國皇室,逼我出境,讓我不得不來到你們的地盤……好用你們的勢力與我對抗是嗎?”

“阮清顏,你要是不怕一生都背上罪名,背上沈衾這條命就儘管叫!你倒是看看,是你的人先到,還是沈衾的首級先到!”

“你……”阮清顏不由得捏緊了拳,“你到底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你啊。”明邪並未跟她繞圈子。

他輕輕地笑了一聲,“我隻要你,沈衾不是把定位給你了嗎?我們不走,隻要你敢一個人來,你我都遣散身邊所有的屬下,隻我們兩人好好地打一場,你贏了,我就放你們走。”

薑姒和傅景梟旋即抬眸看向她。

男人目光極沉,緊緊地盯著她,似是她敢答應就絕對要她好看的模樣!

薑姒也更是朝她搖頭,“彆……”

明邪那個卑鄙小人絕對不可能守信!

雖然阮清顏的身手未必比明邪差,可她腹中有寶寶,會多一層顧慮……

這樣一比那便勝負難料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