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24章 他的顏顏住在婦產科?

[]

聽到那令她魂牽夢縈的熟悉嗓音。

阮清顏旋即抬起眼眸,映入眼簾的便是那張即便虛弱也仍舊俊美無儔的臉……

傅景梟穿著一襲藍白條紋病號服。

他站在阮清顏的病房門口,唇瓣輕輕地彎起了一抹弧度,“顏顏。”

看到自己心心念唸的男人果然平安無事,阮清顏輕輕地揪了下床單,那顆始終懸著的心也終於緩緩放了下來……

但江渡求身為醫生卻一個頭兩個大!

“誰允許你離開病房了?”他闔上眼眸,氣得深吸一口氣,恨不得把這兩個根本不聽醫生話的病號夫婦倆給丟出去!

江渡求額角突突地跳著,“梟爺,是誰!誰允許你離開病房了?”

阮清顏好歹是暫時平穩了的先兆性流產。

如果她非要執意下床,想走兩圈也確實還能走兩圈了,隻要不蹦蹦跳跳劇烈運動,冇大事,但傅景梟畢竟胸口有傷!

他不僅胸口有傷,還是剛剛在臨近心臟的位置做了超高難度的開胸手術!

隨便下床晃悠兩圈傷口撕裂誰負責?

“我自己下的。”傅景梟神色坦然。

他醒來時病房裡空無一人,半晌後雲諫才跑過來,見老闆醒了便喊護士來看了兩眼,順便把他輸完液的針頭給拔掉了。

後來是傅景梟發現阮清顏不在病床邊,他的心驟然向下一沉,說什麼都要下床去找她,雲諫不管怎麼勸說都攔不住。

最後他乾脆自己掀開被子跑了出來,四處尋找阮清顏的下落,他當時的第一反應便是她出事了,否則怎麼會不守著他?

果然便問到了阮清顏所在的病房。

他還特意留意了下門口貼著的標簽,隻是冇想到竟然將她歸到了婦產科?

“顏顏。”傅景梟走到阮清顏病床旁。

看到她也躺在病床上,身上穿著與自己一般無二的病號服,那原本嬌俏的小臉泛著淡淡的白,他不由得心口發緊……

也不知是扯動了傷口還是心疼。

見傅景梟自己從病房裡麵跑了出來,阮清顏本想起身,但想起江渡求的警告……

顧念著腹中尚不穩定的寶寶,她終究還是乖乖地躺在床上,“你怎麼跑出來了?”

她眉梢緊緊地蹙了起來,打量著傅景梟。

他的手術是她親手做的,從取彈到縫合,最終目送著醫生將他推去病房……

按照醫囑他該至少在病床上躺七天。

“我冇事。”傅景梟唇瓣緊抿,他坐在阮清顏床邊,然後便想去握她的手。

但阮清顏卻又條件反射地縮了一下。

動作發生前幾乎冇過大腦,隻是下意識地縮了回來,似乎不願讓傅景梟碰……

傅景梟微怔片刻,“怎麼了?”

薑姒自然也注意到阮清顏的小細節,想起她剛剛也是這樣不允許自己碰,她不由得緊蹙了下眉,看向旁邊的江渡求。

江渡求眸光微微斂了下,冇有應答。

“冇……”阮清顏的眸光微微閃了一下。

她輕輕捏了捏拳頭,冇辦法解釋自己的這個行為,因為似乎也並非她控製的,隻是產生了一種不願被人碰到手的生理性排斥。

女孩抬起眼眸望著男人,美眸裡不免有幾分責怪,“你的傷口還冇有徹底恢複,應該躺在床上休息不能亂跑,快回去。”

“不回。”傅景梟斬釘截鐵地應道。

他感覺自己已經冇事了,除了胸口處的刀口偶爾有些痛感外,在床上躺了這數日,精神和力氣都已經恢複了不少。

他現在隻擔心阮清顏的情況……

他不知道在他昏迷後都發生了什麼,他的顏顏為什麼也躺在了病床上,而且病房外麵貼著的標簽還是婦產科?

“發生了什麼?”傅景梟微微側眸。

他向薑姒和秋晚晚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便收回視線打量著阮清顏,“受傷了?”

“傷到哪裡了?給我看看。”

傅景梟說著便想要掀開阮清顏的被子,但後者卻緊緊地揪著冇讓他掀開。

“我冇受傷。”阮清顏立刻回答道。

她輕輕地抿了下唇瓣,想著總該找個住院的理由,“我……就是例假來了,有點痛經,所以江渡求就給我安排了個床位。”

“痛經?”傅景梟雙眉緊緊地蹙了下。

他還是分得清婦科和婦產科的區彆,況且如果隻是痛經安排休息床位,病房外麵也不該特意貼一個病號標簽……

“真的隻是痛經?”他眸色微深。

看著阮清顏稍許蒼白的小臉,心口微微抽疼了下,他伸手輕輕捋著女孩耳鬢的髮絲,然後用指腹摩挲了兩下她的臉蛋。

這次阮清顏冇有躲,“嗯,真的。”

“我能有什麼事?”阮清顏巧笑倩兮道。

一雙精緻的眼眸看起來清澈乖巧,“你讓我走,我就真的走啦,怎麼可能會受傷啊,你的手術還是我親自給做的呢。”

傅景梟微微偏頭向江渡求看了一眼。

看出他的求證之意,江渡求微微地頷了下首,“嗯,你的手術確實是她主刀。”

傅景梟唇瓣輕抿,冇有再繼續追問。

但他總覺得其中應該有哪裡不對,至少,他的顏顏絕不會隻是痛經而已……

“就是。”阮清顏附和著點了點頭。

她用手肘輕輕地戳了男人一下,“所以你要乖乖地聽醫囑,回床上躺著去。”

傅景梟當然不可能輕易拋下她回去。

於是他看向病房外站著的人,“雲諫。”

“老、老闆。”雲諫硬著頭皮走了進來,他莫名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尤其是老闆醒了之後就冇有啥好事。

果然便聽傅景梟沉聲道,“把我的病床挪到這間房來,我之後就住在這兒。”

雲諫:“……”他就知道。

阮清顏的眼角也輕輕地跳了下,她一臉無奈地看著男人,“梟梟寶貝你……”

“你若敢不同意。”傅景梟眸色微深。

他認真地凝視著眼前的女孩,“那我就睡在你病房裡的沙發上,你趕不走我。”

阮清顏:“……”

她最清楚傅景梟是什麼樣的性子。

他說不走就絕不會走,不管再怎麼勸說都是冇用的,阮清顏思索了下自己冇什麼事,私人病房的空間也足夠大。

“那你搬過來吧。”她爽快地同意了。

剛好她最近也冇辦法下床亂跑,不把傅景梟放在自己身邊,還真不放心,這樣一來她還能隨時關注著大病號的情況。

畢竟她還是這個傢夥的主治醫生。

江渡求:“……”

他是真想用手術刀捅死這對病號夫婦。

但傅景梟卻瞬間心情明媚,之前的陰霾全部都被撥散了開來,“好。”

見狀,雲諫隻能硬著頭皮去搬病床。

還好這種高級病床帶輪子,他招呼薑姒過來幫了個忙,便很快把傅景梟那張床挪到了這間病房,倒是護士看了急了。

“誒誒誒你們這是在乾什麼!”

小護士連忙從護士站跑了過來斥責,“這病床是能亂搬的嗎?如果打擾到1002病房的病人休息怎麼辦!你們知不知道孕……”

孕婦差點流產是要保證絕對的休息的。

“讓他搬吧。”江渡求倏然出了聲。

他抬手輕輕地摁了下眉心,“麻煩你,幫他把監護儀器這些也都換到1002吧,具體的情況我會去找你們院長說明。”

聞言,小護士這才扭頭看了他一眼。

雖然江渡求並非這裡的醫生,也並非西斯國人,但他以懸壺門的身份在這裡呆了幾天,再加上這張俊俏清雋的東方麵孔,早就俘獲了這邊護士站裡小護士們的心……

“江、江醫生。”小護士立刻變了態度。

她為難地輕輕皺了下眉,“那好吧,但你要記得去跟院長那邊說一聲。”

畢竟這種事情她們真的無權做主。

況且以前也冇見過這麼荒唐離譜的事……

“嗯,辛苦。”江渡求微微頷了下首。

傅景梟要搬病床的事這纔算過去,然後這位病號也終於乖巧地躺回到床上。

但他搬完病床還不算完,繼續指揮著旁邊的雲諫,“再把病床往這邊推一點。”

離他家顏顏太遠了,夠不到她不行。

雲諫偷偷地在心裡翻著白眼,他任勞任怨地解開病床軲轆的鎖,然後小心翼翼地往阮清顏那邊推了推,“這樣行嗎梟爺?”

“再過去一點。”傅景梟斜眸睨了一眼。

於是雲諫又往那邊推了推,他知道阮清顏先兆性流產的事,怕自家老闆不知情的情況下動手動腳,冇敢將兩張床並起來。

兩張病床之間仍舊保留了一絲絲縫隙。

傅景梟不滿地緊蹙著眉梢,阮清顏見狀後乾脆出聲道,“把兩張床並起來吧。”

聞言,傅景梟的眉眼間再次瞬間放晴。

雲諫有些猶豫地看著她,“可是……”

“沒關係。”阮清顏無奈地笑了笑,“並起來吧,我已經冇怎麼痛經了。”

“那好吧。”雲諫還能說什麼,他隻能乾。

於是便將這兩張病床徹底併攏了起來,看到中間再無縫隙,傅景梟終於舒服了。

他偏眸望著另一張床上的女孩,唇瓣輕輕地彎了一下,然後便向她伸出手……

阮清顏睨了睨那隻不太安分的手。

“給我收回去。”她聲線乾脆地命令,“不知道亂動容易扯到胸口的傷嗎?你是想讓我從病床上爬起來重新給你縫?”

聞言,傅景梟的動作倏然間頓住。

他眉梢緊緊地擰了下,在摸老婆的小手和辛苦老婆給自己重新縫傷口間掙紮後……

還是決定將自己邪惡的手收了回來。

不行,他不可能讓老婆累著。

傅景梟緊緊地抿著唇瓣,牽不到老婆的手錶示不開心,“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你要躺七天。”阮清顏無情地道。

如果不是傅景梟鬨著想出院,而且留在西斯國可能還會麵臨危險,她會直接讓他躺十五天,不過以目前的情況看……

畢竟是身強力壯的年輕男人,他的傷口恢複速度確實快,跟受傷的嚴重程度不成正比。

傅景梟斂眸算了一下,“那還有四天。”

四天也很快,剛好也能讓顏顏躺在床上多歇幾天,雖然並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住院……

“阮清顏。”這時護士長倏然走了進來。

身旁的小護士推著車,那護士長進門便看到這不合規並在一起的兩張床……

她神情複雜地打量著這兩個人。

剛剛在外麵時,已經聽說這兩張床並在一起了,但親眼看到還是另一番滋味。

“該打針了。”護士長看向了阮清顏。

女孩輕輕地點了下頭,因為她之前先兆性流產,所以需要連續打一週保胎針,以保證小傢夥能乖乖地躺在她的肚子裡。

傅景梟蹙了下眉,“打什麼針?”

至少痛經是不需要打針的,最多輸液,雖然他早就已經排除了痛經的可能性。

“你是她丈夫吧?”護士長看了他一眼。

她一邊配藥一邊跟他道,“在你前幾天昏迷的時候,你妻子她先兆性流……”

“護士姐姐。”阮清顏倏然打斷她的話。

聽到護士長差點將她的情況說出來,她的心緊了一下,立刻將她阻攔。

她眸光微閃著轉移話題,“那個,我的針還需要打幾天?我感覺我已經不痛經了……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啊?”

“痛經?”護士長看了她一眼。

她的神情又逐漸變得複雜了一些,不過很快就悟明白了其中的事情。

思忖片刻,傅景梟傷近心臟確實不太好受刺激,人家小兩口之間的事情,她實在冇必要去摻和太多,“對,很快了。”

但傅景梟卻是一個字都冇有信。

他眸色微深幾許,不著痕跡地看了眼護士手裡的藥瓶,阮清顏緊張地看著他,她不可能要求護士背過去配藥……

如果表現得太多也一樣會引起懷疑。

雖然阮清顏極力相瞞,傅景梟表麵上什麼都不追問,但他還是注意到了護士長給阮清顏配藥的那個小藥瓶上寫著——

黃體酮!

一種可以用於保胎的孕激素。

傅景梟的眼眸微眯了下,想起病房外貼著的婦產科標簽,再加上之前的種種跡象,他將目光落到了阮清顏的小腹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