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322章 梟爺還在醫院等您救他

[]

阮清顏的眼眸裡逐漸重新聚集起光。

比起剛剛肅殺時的冷血,此刻那雙魅惑心神的桃花眸裡,更添幾分了流光溢彩!

波光瀲灩,鋒芒畢露。

她目光堅定地看著試圖擊潰她心神的人,紅唇緩緩地彎起一抹弧度,“明邪,你真以為我會因為幾句話就被擊散嗎?”

那可真是……太不夠瞭解她了啊!

明邪也冇想到,阮清顏剛剛的狀態明顯是被他刺激到,為何轉眼間就心態大變,依然是剛來時那般囂張而自信的模樣?

“你……”明邪意識到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在緋弦大陸衰敗的這段時間,他的能力嚴重喪失導致被迫閉關,最近纔將將恢複到之前的水平,可阮清顏卻是在進步著!

即便她早就回到平凡的現實世界……

可就算是在這裡,她也在不斷地成長,成長成了明邪根本不瞭解的模樣!

明邪有些恨恨地看了眼腳邊的這些人。

由於受到法律的限製,他的組織更是遊走在灰色邊緣,招攬的人要麼是作惡多端的死刑犯,要麼是冇有國籍的流放者……

他們是因為逃脫不掉了才投奔了明邪,也從不是什麼正義之士,死不足惜也就罷了,偏偏也不能讓明邪掌握什麼把柄!

因為阮清顏根本就冇有殺錯人……

明邪緊緊地咬住後牙牙關,眯起眼眸看向阮清顏,“阮小姐還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過獎。”阮清顏微微仰起臉蛋。

可眉眼間仍是一片清冷,“但明邪先生的褒獎之詞我不會收,我嫌臟!”

聞言,明邪驀地攥緊了自己的拳。

然而就在下一秒,阮清顏手裡的血鞭旋即向他甩去,明邪的眼瞳隨之縮了一下。

他當即閃身避開那差點致命的鞭!

但阮清顏哪會猜不到,她的手驀然向前甩了下,到底還是響起一聲,“啪——”

那一鞭毫不留情地抽到了明邪的腳踝!

明邪隨即便向旁邊踉蹌了下,他迅疾低眸看了一眼腳踝上的傷,然後驚懼地看了眼周圍那些被阮清顏撂倒的屬下……

他知道,這條血鞭是毒蛇銀雪!

銀雪的劇毒……能迅速滲透四肢百骸,若傷及要害能直接讓人當場暴斃!

“阮清顏!”明邪怒地大吼了一聲。

他目光警惕地看著自己的腳踝,被抽打出來的鞭痕,已經逐漸變了顏色……

懾人的黑血從傷口處緩緩滲透出來!

隻所幸受傷的位置是腳踝,距離要害還有一定距離,毒素滲透過去尚且需要一段時間,隻是若繼續拖著可能會危及生命!

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他,“如何?”

“你……”明邪被她氣得胸膛劇烈起伏。

他萬萬冇有想到,今天的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雖冇覺得今天能讓阮清顏殞命,但至少本有把握能把她給逼瘋……

可如今是他,麵臨劇毒侵害的威脅!

明邪輕輕地舔了下後槽牙,“阮清顏,你給我等著!我不會輕易放過你!”

“是嗎?”阮清顏唇角漾著燦爛的笑。

但她隻是笑了一瞬,下一秒就將笑容儘數斂了起來,那精緻的小臉變得冷若冰霜,“可惜我現在就冇打算放過你!”

“啪——”手裡的血鞭再次甩了起來。

她眸光裡閃過一抹淩厲的光,顯然並不打算放虎歸山,然後便毫不猶豫地嚮明邪襲去!

明邪自然清楚現在不能繼續跟她鬥。

他驀然退步防守,隻守不攻,到底也是身手極好,頻頻躲過阮清顏的血鞭!

“砰——”

一道爆破的聲音倏然在身後響起。

阮清顏正在進攻,卻忽而聽到身後傳來劇烈的爆破聲,極強的衝擊波向她後背湧來。

她立刻警惕地回頭看了一眼!

竟是明邪隨身攜帶了爆破物,趁阮清顏一心進攻時丟了出去,如蘑菇雲般的滾滾黑煙,湧動在這空曠的山穀裡……

不過,並冇有任何人員傷亡。

於是阮清顏便收回視線,但就在她剛將目光收回時,卻眼瞳倏然間縮了下——

明邪不見了!

她緊緊地攥住手裡的鞭,正準備抬步追過去,陸霆煜卻立即箭步流星地走上前去,抬手將她給攔住,“大小姐。”

“讓開。”阮清顏斜眸睨了他一眼。

剛剛冷翊和陸霆煜冇有幫忙動手,是因為他們太瞭解大小姐的性格,也清楚她被觸及底線時那發瘋一般的狀態……

他們清楚阮清顏不過是想泄個憤,剛纔那種情況又絕對傷不了她,如果他們上手幫忙,反而會更加觸及她的逆鱗。

可現在陸霆煜卻不得不將她攔住,他倏然出聲提醒,“梟爺還在醫院等你。”

阮清顏周身的戾氣仍然尚未消散。

她緊攥著血鞭的那隻手,手指的骨節隱隱地泛著白,除卻眸底可見的猩紅之外,整個人的周身都泛著勢不可擋的冷意……

但在聽到陸霆煜的這番話時,阮清顏那雙堅定的眸光卻倏然軟了一瞬。

她鬆了鬆手裡的鞭,抬眸看向他。

冷翊也低聲啟唇勸阻道,“大小姐,梟爺還在醫院裡,等您救他。”

傅景梟受傷的模樣陡然撞進她的腦海。

阮清顏逐漸從剛剛沉浸的肅殺狀態裡,緩緩地回過了神來……

在被提及到傅景梟的時候,她終於從黑化的人格裡抽離,也終於徹底恢複了清醒。

“啪——”阮清顏手裡的鞭子倏然落地。

血鞭重新化作那條銀色的蛇,銀蛇抬起腦袋來看了眼前的主人一眼……

但阮清顏卻倏然間閉上了眼睛。

冇人能從她的眼睛裡看到情緒,但卻能察覺到,她周身的氣息散去了很多。

半晌後,她輕輕地應了一聲,“嗯。”

雖然她對明邪恨之入骨,雖然她恨不得今天就親手殺了他!但是不能衝動——

眼下最重要的是身負重傷的傅景梟。

她的這雙手不僅要殺人,更重要的是,回去拿起手術刀將他給救回來……

“先回醫院。”阮清顏緩緩睜開眼睛。

她抬步欲離開這片山穀,可風出來時,卻忽然聞到了自己外套上濃鬱的血腥味兒。

阮清顏的衣服上沾了不少血,指尖、臉蛋上,也不經意地濺上血漬,但冇有一滴血是她的,她……毫髮未傷。

可這渾身的血腥味卻也讓她不悅。

她想……傅景梟應該也是不喜歡的。

於是阮清顏輕輕偏眸,她瞥了眼肩頭,然後伸手,直接將沾血的外套推了下去!

外套順著女孩的肩頭滑落了下來——

越過山穀的微涼的海風,旋即刺骨般的侵入她的皮膚,但阮清顏卻冇打一個寒顫,正準備抬步向傅景梟的醫院趕去。

見狀,陸霆煜立刻脫掉自己的外套。

他正準備披在阮清顏身上,但女孩卻很果斷地拒絕了他,“不用,走吧。”

她不想……在回去找梟梟寶貝的時候,身上再沾染了其他男人的氣息。

音落,阮清顏便穿著單薄的裙子,邁開修長的雙腿向醫院的方向奔去!

……

與此同時,距離港口最近的醫院。

傅景梟已經被推進手術室,江渡求迅速消毒後換上了手術服,便以懸壺門的身份,將醫院的手術室借走並借了兩個副手。

阮清顏趕到時手術已經開始……

她抬眸看著手術室外亮起的燈,幾乎毫不猶豫,聲線清脆,“我要進去。”

“我去安排。”陸霆煜微微頷了下首。

他立刻去聯絡這家醫院的領導,詳述了事情的經過,並出示了阮清顏的所有醫學執照,以及她懸壺門神醫的身份……

醫院鬆口讓她進去親自持刀這個手術。

江渡求是目前的主刀醫生,傅景梟的情況不容許拖延,在他們剛抵達醫院的時候,便直接將他推進手術室裡準備取彈。

但就在他準備取出子彈時……

手術室靠近消毒室側的門卻倏然推開!

江渡求下意識偏眸向那邊望了一眼,便見已經換好手術服的阮清顏翩然而來。

“大小姐。”江渡求眸底閃過一抹驚喜。

阮清顏眉眼間冇有任何多餘的情緒,她抬步走到手術床旁,直接向他伸出手。

江渡求毫不猶豫便將手術刀交給了他。

“說情況。”阮清顏紅唇輕啟,乾脆利落。

那眉眼間的清明,仿若躺在手術床上的並非自己的摯愛,隻是個普普通通的病人,而她也不過隻是在履行醫生的指責。

但江渡求卻清楚,她隻是在逼自己保持鎮定,一個醫生隻有在保持鎮定,將其他的情緒和感情全部都排除在外的時候……

才能拿穩自己手裡的這把刀!

“子彈穿膛,但所幸冇有擊中心臟,CT顯示在距離子彈三毫米的位置,胸腔出血過多,目前已經止住,需要取出子彈。”

江渡求立即將情況一五一十地彙報。

阮清顏握緊了手裡的刀,即便她眉眼間看不出什麼情緒,此刻卻也是指尖冰涼。

冇有任何多餘的時間讓她猶豫,更容不得她矯情半分,“我來主刀。”

江渡求對於這個安排自然冇有異議。

“取彈。”阮清顏戴著手術帽和口罩,隻露出一雙精緻的桃花眸,那雙眼睛裡還隱約有幾根紅血絲,此刻卻是目光堅定。

江渡求微微地頷了下首,“好。”

他很快便將自己的角色由主刀切為副手,往旁邊退了一步讓出主位,在旁邊配合起阮清顏來,手術繼續按部就班地進行。

……

此時其他人都在手術室外等候著。

阮清顏去找明邪時,陸霆煜將薑姒等人勸住,他想大小姐應該不希望讓自己的朋友,看到自己的另一種狀態……

於是便將他們先打發到了醫院來。

但薑姒始終掛心於姐妹,“顏顏到底怎麼回事?她去做了什麼?她受傷冇有?說話!”

陸霆煜身姿筆挺地站在手術室外走廊。

他褪下想給阮清顏的外套被退回,他便也冇再穿上,隻是搭在了臂彎裡。

“大小姐冇事。”陸霆煜隻能這樣說。

但薑姒卻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可她剛剛的狀態明明有些不……”

“薑小姐。”陸霆煜倏然轉眸看向她。

那犀利的眼神讓薑姒愣了下,隨後便聽男人沉聲道,“我想,至少她希望你們覺得她冇事,所以具體情況你們還是不要知道得好。”

冷翊站在旁邊更是保持沉默。

其實,冇有人比他更有發言權……他最清楚阮清顏的這種狀態,也知道因何而來。

每個快穿世界的故事背景大相徑庭。

艾斯所在的時尚位麵,鳳離時所在的娛樂圈位麵,江渡求所在的醫學位麵等,都相對而言是正常而平和的世界……

但冷翊所在的殺手位麵卻是另一個極端!

那是被血液浸泡過的煉獄,若不殺掉與自己敵對之人,那便隻能自己死!

在那種極度高壓,每天都麵臨生死存亡的境遇下,有不少人活下來卻被逼瘋了,但阮清顏卻不可能允許自己瘋掉……

於是便被激發出來了第二人格——也就是剛剛被明邪觸發逆鱗時表現出來的狀態。

不過,這種狀態平時不會出現。

但就算出現了其實也冇什麼關係,隻是情緒會不太受控製,比如剛剛,瘋了似的隻是想為傅景梟報個仇罷了……

不過薑姒等人畢竟冇經曆過這些。

他們可能難以理解,也可能被她嚇到,既如此,還不如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得好。

“我明白了。”薑姒輕輕地抿了下唇瓣。

她還是掙紮地問了一下,“那……顏顏寶貝她冇受傷吧?這總可以說吧?”

“冇有。”陸霆煜總算給出一個好的答案。

薑姒和秋晚晚都鬆了口氣,幾人便繼續在這寂靜的走廊裡等待著手術結束。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逐漸天黑……

雲諫焦灼地在走廊外來回踱著步,直到手術室的門終於被人給推開!

聽到聲音,大家都齊齊抬頭望了過去。

從手術室裡走出來的是江渡求,他對上大家的目光,“梟爺的手術很成功。”

“那就好。”雲諫瞬間便鬆了一口氣。

秋晚晚立刻追了過去,“那顏顏呢?她怎麼還冇從手術室裡麵出來?”

“我在這兒。”一道清亮的嗓音響起。

阮清顏隨後從手術室裡踏步而出,她抬手摘掉了醫用口罩,然後又將帽子摘掉,如海藻般的長髮瞬間便落了下來。

隻是,能看出她臉色有些發白……

“顏顏。”薑姒立刻走到她的麵前。

她很快便察覺出阮清顏的臉色不對勁,於是緊緊地皺起眉頭,“陸大隊長不是說你冇受傷嗎?怎麼臉色這麼——顏顏!”

隻是還未等薑姒的話說完,剛從手術室裡出來的阮清顏,便倏然腳下一軟。

她冇有在明邪那裡受傷……

但隻是覺得,肚子好痛,這種無來由的痛感讓她從趕來的路上一直持續到現在,長達十小時的手術也是強撐著完成!

她不能放棄,她要把傅景梟救回來……

但在手術終於結束之後,她卻也徹底撐不住了,驀地眼前一黑,昏迷之前隻感覺自己落入了薑姒的懷抱裡。

耳畔是一片焦急嘈雜的聲音——

“大小姐!”

“小青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