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237章 雪狐,你到底在哪裡?

顧怡嫻含淚的眼眸裡儘是恨意。

她緊緊地攥起拳,指甲幾乎都快要嵌入掌心的肉裡,神情中流露出憤恨與不甘,更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丟儘了人……

在蘇清顏回來之前,她纔是被鳳都豪門圈視為掌上明珠的人,她纔是身後追隨著無數追求者的人,可如今一切都變了!

蘇清顏不僅搶走了自己團寵的地位,竟還讓她公然出如此大醜。

此仇不報,她便不是顧怡嫻!

女人眼眸裡迅速閃過一抹狠意,她很快便重新振作起來,抹乾了自己的眼淚。

“嫻兒啊……”顧母擔心地喚著她。

顧怡嫻立刻便撫平情緒,她抬起眼眸望著那扇緊閉的門,“媽媽,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被這點小事給擊垮的!”

她纔是自小嬌養在金湯裡的天之驕子。

而那個蘇清顏,即便血統比自己高貴又如何,不過隻是天生投了好胎罷了,一個小城市孤兒院養的賤種能有什麼本事!

無論是學曆還是能力,她顧怡嫻哪點不比那個什麼隻會冒充雪狐的蘇清顏強?

她,一定要讓蘇清顏——身敗名裂!

“嫻兒……”顧母緊皺雙眉,擔心她做出什麼偏激的事情,“媽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你聽句勸,不要再跟蘇家千……”

“媽。”顧怡嫻倏然出聲打斷了她的話。

她眸光堅毅無比,“這件事你就不要再管了,我絕不會再牽連到顧家的。”

蘇清顏冒充雪狐的事情是板上釘釘。

她隻要將這件事告訴Romantic,自能借彆人的手將她處理掉,讓蘇清顏在豪門圈徹底臭了名聲,根本就用不著她動手。

“可……”顧母心有顧慮地想說什麼。

但她向來清楚自己閨女的脾氣,知道無論如何也勸說不動,便不再做聲。

顧怡嫻立刻便從床上重新爬了起來。

她坐到自己的梳妝鏡前,將哭花的妝容重新修補好,那被扇出的巴掌印蓋了層厚粉,也幾乎遮得仍是完美的模樣。

“蘇清顏……”她恨恨地念著她的名字。

然後將目光落在自己的電腦上,立刻便打開電腦,迅速敲擊起鍵盤。

顧怡嫻自小便被叔伯們譽為天才少女!

她在許多領域都有些小造詣,其中最擅長的便是計算機,在國外進修期間也學的是CS相關內容,獲取資訊對她而言遊刃有餘……

“噠!”螢幕上的資訊迅速被揀選出來。

一則賽事新聞當即捕獲她的眼球,“艾斯杯全球服裝設計大賽……”

見狀,顧怡嫻的眸色陡然一凝。

即便她不混時尚圈,但艾斯這個名字卻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Romantic明麵上的創始人,更是雪狐最好的朋友!

以往雪狐所有的頒獎典禮,皆由艾斯出麵替她去領的,傳聞兩人關係親密……

“蘇清顏。”顧怡嫻自信地勾了下唇,目光堅定地看著那個比賽,“你完了。”

艾斯和雪狐的關係那麼好……

若是讓艾斯知道,你蘇清顏不僅抄襲雪狐的作品還冒充她,會是怎樣的結果呢?

身敗名裂這三個字……恐怕還說輕了!

顧怡嫻立刻便做出決定,她當即運用自己的計算機手段,從宴會其他賓客手裡,調取到了阮清顏身著那張禮服的照片。

然後……替她填寫了大賽報名錶!

“隻是被拆穿當然不夠。”顧怡嫻神情陰冷地道,“在全球直播的賽場上被狠狠打臉,才足夠讓你身敗名裂吧!”

她想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既然打算扳倒她,那就乾脆一次性來個狠的,讓她徹底永無翻身的可能!

……

與此同時,盛皇酒店-宴會廳。

宴會已經接近尾聲,賓客們陸續散去,蘇氏三兄弟應酬著將他們挨個送走,蘇紹謙和傅成修兩人實在上了年紀,在之前跟賓客們打過招呼後冇多久便先退場了……

阮清顏跑到宴會廳的後花園透氣。

她坐在西式白色長椅上,稍稍掀起曳地的裙襬,彎腰輕揉著自己痠痛的腳踝。

倏然便察覺到肩膀處傳來一陣暖意。

阮清顏轉眸望去,便見傅景梟不知何時跟了出來,解開西裝外套披在她的肩上,“跑外麵來凍感冒了怎麼辦?”

聞言,女孩輕輕地吸了下鼻子。

鳳都的冬天有些涼,隱隱能看到她小手被凍得通紅,但顯然也是不想在宴會廳裡麵呆著了,寧願冷也要跑出來透透氣。

“腳疼?”傅景梟眉梢輕蹙了下。

他大步走到女孩身側,坐下後便彎下腰來握住她的腳,阮清顏下意識往後一縮,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嘶……”

女孩疼得黛眉輕輕地蹙了一下。

“腳疼不怎麼不說。”傅景梟眉眼微凝,他口吻沉了下來,看著阮清顏腳後跟處磨了一片紅,整個人周身都散發著冷意。

阮清顏倒滿不在意地撇了下嘴,“太久冇穿高跟鞋了而已,這點小傷冇事的。”

你再晚來一會兒它就要自己癒合啦。

但傅景梟卻神情不好,他大掌握住那雙高跟鞋,直接將鞋脫掉給丟到了一邊。

阮清顏察覺到腳丫有點冷,她下意識地嚮往禮服的裙襬下縮,“你乾……”

“彆說話。”傅景梟的嗓音又沉又冷。

他大掌握住那嫩白的小腳丫,阻止她將其縮回去,然後直接抬起來揣進自己懷裡。

原本有些冷的腳瞬間便被暖意包裹。

傅景梟低眸望著那雙腳,阮清顏肌膚細膩如雪,就連腳丫也嫩白,晶瑩可愛的腳趾上泛著些許光澤,指甲被修剪得整齊。

她不喜歡塗指甲油那些東西,整隻小腳乾乾淨淨,粉白粉白的。

唯有腳後跟被磨得泛起淡淡的紅色。

傅景梟握著她的腳,指腹輕輕在那紅色的邊緣處掃過,“疼不疼?”

“還行。”阮清顏滿不在意地應聲。

她確實不太關注這種小傷,隻是穿高跟鞋太久了腳痠,纔想出來稍微歇一歇的,冇想到自己偷個小懶就被男人發現了……

傅景梟眸色微深,“以後彆穿高跟鞋了。”

阮清顏平時穿平底鞋和馬丁靴比較多,隻有這種正式場合纔會勉強穿個高跟鞋,太久冇踩過,皮膚又實在過於嬌嫩。

“以後我們婚禮彆這麼多流程就行……”阮清顏紅唇輕撇,她小聲嘟囔了一句。

但她的話音剛剛落下,便倏然意識到了些什麼,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把自己丟進了坑裡,於是便抬起眼眸望著男人。

傅景梟聽到這番話也抬起眼眸望著她。

男人眼眸深邃,後花園夜色朦朧,西式長椅旁是一盞昏黃溫暖的路燈,伴隨著枝丫上裹的那一層清冷而又朦朧的月光。

他的神情在此時更像是盛滿星辰。

“婚禮,嗯?”傅景梟不由自主地,用指腹輕輕地摩挲了下阮清顏的肌膚。

她的腳丫很是敏感,那癢癢的觸感產生了一股電流,順著自己的腳迅速從全身滑過,讓她的身體不由得軟了些許。

阮清顏眸光微閃,“我、我是說……”

“彆想狡辯。”傅景梟大掌稍稍收緊,握著她敏感的腳丫就像是掌握了命門。

而阮清顏像是被揪住了後脖頸一般,隻覺得那股電流般的酥癢,惹得她整個人都僵在那裡,像石雕一般動都不敢動一下。

傅景梟緩緩傾身湊近,勾了勾唇,“我已經聽到了,顏顏說……我們的婚禮。”

阮清顏不禁有些懊惱地咬了下唇瓣。

雖說他們已經領過證,但冇有哪個女孩子不期待浪漫的求婚和婚禮的……

本來還想讓這個狗男人補個求婚呢。

她這樣子說出來,豈不是還冇等他求婚,自己便迫不及待答應的意思了嗎。

“我不管。”阮清顏的小臉清冷下來。

她冇好氣地斜眸睨了男人一眼,“剛剛的話你就當冇聽見!傅景梟,彆忘了你可是當眾說要追我的,我還等著呢。”

傅景梟不禁斂眸輕輕地笑了下。

看到女孩這快炸毛的模樣,他冇忍住又摸了下她的小腳,阮清顏瞬間像是觸了電,掙紮著迅速將自己的腳縮了回來。

她坐在長椅上,伸手理了理禮服裙襬將腳蓋住,一副不準他再繼續碰的樣子。

“它需要上點藥。”傅景梟低眉斂目,眸光落在藏著小腳丫的禮服裙襬處。

阮清顏冰著小臉,“它說它不需要,它剛纔偷偷跟我說的,我聽見了。”

傅景梟略略揚眉,無奈低聲一笑。

他便不再糾結於腳丫的事,坐得近了些伸手將她摟進懷裡,“今晚住哪兒?”

“住蘇家。”阮清顏白嫩的臉蛋微鼓。

她冇好氣地斜眸睨了男人一眼,也不知道是認真的還是在說氣話。

但不管是哪種,傅景梟都隱隱不悅。

他纖長的睫毛微微垂落,在眸底沉下一小片陰影,仔細看便能察覺有陰霾浮動,但他似乎在刻意隱忍著,並未發作。

“跟我回家?”男人啟唇,低聲誘哄。

阮清顏傲嬌地撇開視線望著天上的月,她佯裝拒絕道,“我今晚住蘇家。”

月光在傅景梟周身散落了幾許清冷。

他的手臂穿過女孩的後腰,大掌扣在她另一邊的側腰上,按捺不住地……

隔著禮服,用指腹輕輕摩挲著那軟肉。

阮清顏的側腰比腳更敏感,她稍許不適地扭了兩下,試圖躲,但傅景梟卻扣得很緊,讓她根本冇有閃避的餘地。

“奧利奧接回來了。”他壓低嗓音。

傅景梟低眸望著阮清顏的腰,月光落在他的發上,男人垂眸,柔軟的黑髮也隨之垂落,被朦朧的月光裹出一種乖巧感。

不強勢,不逼迫,不威脅……

他仿若神情淡淡地道了句,“在棲顏閣,奧利奧好像想你了,不回去看看?”

聞言,阮清顏果然轉過眸來望著他。

她精緻的眼眸隨即亮了亮,“奧利奧?你把它從南城接過來了?”

傅景梟:“……”

在這個家裡,果然一條狗都比他有用。

他薄唇緊緊地抿起,即便很不情願拿狗當藉口,但還是不得不承認……

他傅景梟想哄老婆回家,偏偏還就隻能利用這條狗,“嗯,接過來了。”

而且還接到了他給她買的那幢棲顏閣。

當初蘭蒂學院國風盛典時,他將棲顏閣作為冠軍的禮物,贈送給了阮清顏……

棲顏閣——纔是他們真正意義上的婚房。

“那我跟你回去。”阮清顏立刻改變了她的主意,一門心思放在狗的身上。

她認真地看著男人,“狗糧準備了嗎?還有它的小玩具和小零食那些……要不要先去寵物店幫它買點東西再回家啊?”

傅景梟:“……”

他輕輕地磨了下後槽牙,但這小動作很是隱蔽,自然是不會被阮清顏發現的。

天知道他是如何硬生生將醋意斂起,然後咬牙切齒地道了句,“不用,春芙都去置辦過了,它什麼都不缺。”

“噢好的。”阮清顏輕輕點了下頭。

她用手肘戳了下男人,“那還不快走,奧利奧肯定超級想我,我去跟爸媽打聲招呼……跟他們說我今晚去跟狗住。”

傅景梟神情複雜地看著女孩。

他一時間有些分辨不出,到底是阮清顏真打算跟狗住,還是自己被內涵到了。

但還未等他反應過來,阮清顏卻先撲到了他的懷裡,“抱我走,你把我鞋丟了。”

傅景梟睨了眼就在不遠處的鞋。

但他並未說什麼,伸手環住女孩的腰,然後穩穩地將她抱進了自己懷裡,阮清顏也當即長腿纏腰,摟住了他的脖頸。

仗著賓客已經全部散場,兩人就這樣互相糾纏著光明正大地走回了宴會廳。

……

西斯國,某處海岸的風情彆墅。

浪漫的西式白色彆墅臨海而立,懸掛的風鈴隨風碰撞著,發出帶有旋律的優雅輕響,似是一片純淨而又空靈的寶地……

一道修長的白色身影站在窗台上。

他手持一張被裝裱精緻的畫稿,海藍色的眼眸中儘是空遠,“有她的訊息了嗎?”

“還冇有。”站在他身後的助理應聲。

聞言,男人眉眼間浮上淡淡的憂鬱,他抱緊畫稿緩緩地轉過身來,小心翼翼地將它放回屋內,然後抬手揉了下太陽穴,“再找。”

“是。”助理畢恭畢敬地點頭應聲。

男人回到彆墅內坐下,他閉上眼眸聆聽著風鈴的碰撞聲,但隻要閉上眼睛……

腦海裡便浮現出那道嬌豔奪目的身影。

雪狐啊……你究竟在哪裡?

-

謝謝用戶11080125送的三個大神認證,謝謝寶貝,破費了破費了QAQ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