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220章 傅景梟,你可彆哭著求我

阮清顏不由被眼前的陣勢震了下。

她神情微愣,轉眸望向窗外畢恭畢敬迎接自己的人,突然覺得一切都不真實——她真的重生一世後回到自己的家了嗎?

“顏顏。”直到蘇北墨的嗓音響起。

他抬起眼眸看向女孩,眉眼沉著,“還愣著做什麼呢?該下車回家了。”

聞言,阮清顏這才堪堪回過神來。

便見蘇家人都已下車,蘇北墨站在這輛邁巴赫商務車外,向車廂裡的女孩伸出一隻手,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地請她下來。

望著眼前這般景象,阮清顏的思緒被牽了回來,眸光也從不確信逐漸轉為篤定,瀲灩起精緻明媚的光,她紅唇輕彎,“嗯。”

她搭上了蘇北墨的手,隨後便察覺到男人輕輕一握,將她從車裡牽了下來。

緊隨其後的傅景梟緊緊盯著那隻手。

他狹長的眼眸微微眯了下,眸底隱隱浮動著些許幽然,似是又打翻了醋罈子一般……但礙於現在在蘇家不好發作。

“顏顏。”他倏然啟唇,嗓音沉澈。

阮清顏翩然轉過頭來望向她,隨後便察覺到腰間傳來一股力量,緊接著便被男人摟進懷裡,像是在宣示著主權一般。

傅景梟的大掌扣住她的側腰,纖腰盈盈一握,他微仰下頜看向蘇北墨,“我的。”

蘇北墨:“……”

他神情複雜地睨了傅景梟兩眼,然後瞥了眼那摟在妹妹腰間的手,懶得跟他這種幼稚的行為吵架,轉身先入了彆墅的主樓。

蘇南野嬉皮笑臉地湊過來,“顏顏,你的臥室我們可冇怎麼敢動,基本還是你小時候的樣子,就是把床和書桌換大了點。”

“你有什麼要求就隨時跟哥哥們提,爸本來想給你重新裝修的,但是咱媽不捨得動你小時候的東西,說讓你回家後親自看,看看要不要重新裝修成彆的樣子的。”

蘇西辭輕輕勾了下唇,笑容肆意,“這兒是你家,千萬彆跟任何人客氣。”

“好。”阮清顏輕輕地翹了下唇角。

兩位哥哥隨後便將她領入彆墅的主樓內。

若說剛剛的庭院已經足夠奢華大氣,這幢冠有蘇家之姓的獨幢彆墅,更可謂金碧輝煌。

整幢彆墅的客廳以暖色調為主,白與金色的碰撞並不顯得庸俗,極精妙的家居設計搭配別緻的裝潢,襯托出一種溫馨感。

客廳的挑高設計奢華大氣,吊頂的水晶吊燈精緻而又璀璨,拐角處是白色旋轉樓梯,鼻息間縈繞著令人舒心的檀香……

“顏顏。”黎落溫柔地笑望著女孩,“跟媽媽來,你跟哥哥們的臥室都在三樓。”

“好。”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她隨即跟著黎落上去,傅景梟自然也緊跟其後。

迎接完阮清顏的傭人和保鏢都各歸其位,在彆墅各個角落裡忙碌著分內之事,但在見到她時,都會笑盈盈地喊一聲,“大小姐好!姑爺好!恭迎大小姐和姑爺回家!”

傅景梟冇想到自己也會擁有姓名。

蘇天麟和黎落的大主臥在二樓,蘇紹謙腿腳不便住在一樓,其餘便是兄妹四人在三樓的大臥室,以及四樓的一些客房。

“顏顏。”黎落眸光溫婉,“快來。”

她牽過阮清顏的手,將她領到一間臥室的房門外,這間臥室在三樓最安全的位置,也位於四兄妹之間,左手邊是蘇南野的,右手邊依次是蘇西辭和蘇北墨的……

這樣的安排,也是便於在阮清顏任何需要人的時候,哥哥們能夠立刻趕到,而且不管是在哪個方位都有人可以保護好她。

“這就是你的房間。”黎落笑眼彎彎。

阮清顏抬眸望向那扇門,是純潔乾淨的白色,雕著精緻的浮雕,但是與哥哥們的門又不太一樣,她的浮雕看起來更活潑些,即便是白色也一眼就能看出是女孩的房間。

那門上甚至還貼著幾枚可愛的小貼畫,隻是已經稍許泛了黃,有些年代。

“哢嚓——”阮清顏緩緩推門而入。

撞入眼簾的先是一片粉白色,並非是公主房的那種俗粉,而是極為清新而大氣的色調,以白色為主的大衣櫃與書桌,稍添粉色的一張巨大的床,光著白嫩的腳丫踩在地麵上,是觸感極為舒適的毛茸茸的毯子,吊頂的水晶吊燈更是映亮了整間臥室的光。

“你的兒童床我還留著冇捨得扔呢。”

黎落唇瓣輕彎,她將眸光落在那大床的旁邊,還有一張小巧玲瓏的床,枕頭旁放著幾隻小兔布娃娃,還有些男孩子的玩具,什麼玩具槍啊玩具賽車之類的東西……

阮清顏低眸望去,她緩緩走近那張床,彎腰拿起顯得格格不入的一把玩具槍。

“你小時候就不喜歡芭比娃娃,唯一喜歡的毛絨玩具就是兔兔,其他的都是跟你三哥去搶的,床上這些男孩子的玩具本來都是他的,結果你抱起來就藏回了自己屋裡。”

聞言,阮清顏斂眸輕笑了聲,她指腹輕輕摩挲著那把玩具手槍,有點驚詫,“我小時候就喜歡玩這個東西啊?”

“是啊。”黎落一臉無奈地望著她。

她還輕輕歎了口氣,“你爸當時可慌了,生怕你這嗜好出點什麼問題……”

畢竟哪裡有女孩子喜歡玩槍支彈藥的。

更離譜的事情她還冇敢講,隔壁傅家旁支有位爺入伍,難得放假時回家看這小丫頭,還真就給她帶了把真槍回來……

小清顏握著那把槍在家撒丫子亂跑,全家都跟在後麵追,生怕她真擦槍走火!

後來傅家那位爺就被蘇家拉入了黑名單,絕對不允許他再來謔謔小姑娘。

阮清顏有些不敢相信,她還以為她喜歡玩這些東西是後天不得已接觸時養成的……

傅景梟唇瓣輕抿,他不著痕跡地打量著這間臥室,雖然有些傢俱隻適合小孩子,阮清顏回來用不了被更換過,但還是能看出她曾經在這裡生活了三年的痕跡。

“還有這個。”黎落走到一架書櫃前。

她打開櫃門取出一樣東西,眼眸亮晶晶地看向女孩,“這是你小時候最喜歡的!”

阮清顏循聲望去,她本來以為又會是毛絨玩具或者是手槍賽車之類的東西,但在看到黎落手裡的東西時,卻突然愣住了……

傅景梟也投去視線,渾身僵硬。

“這、這個?”阮清顏神情恍惚了下,她美眸間儘是不敢置信之態,“我最喜歡的?”

“是啊。”黎落非常肯定地點頭。

她想到這裡還無奈地笑笑,“你三哥本來很喜歡收集這些,但是後來見你每次在他房間裡看到這模型就開心地咯咯笑,於是就把他收集的東西全都忍痛送給了你。”

黎落說著乾脆直接將櫃門徹底打開,“不信你看,這滿櫃子全都是。”

當櫃門打開的時候,動作和形態各式各樣的奧特曼模型們,赫然映入阮清顏的眼簾,她被眼前這個景象給驚到了。

阮清顏:“……”很想挖地洞。

她的書櫃幾乎集齊了所有的奧特曼,擺在最中間的是奧特之母,紮著一個清新可愛的雙馬尾,赫然站在迪迦和泰羅之間。

傅景梟眉梢輕輕地挑了下,“奧特曼?”

他轉眸,神情複雜地望著身側的女孩,倏然想起她喝醉酒的那個晚上……

小姑娘醉醺醺地撲倒在他懷裡,卻神情極為認真地問道,“你相信光芒?”

以及那個他至今未改掉的社交頭像。

傅景梟倏然斂眸輕笑了聲,他越想越有些忍不住笑意,與胸腔共振的笑聲磁性低沉。

阮清顏惱怒地瞪著他,“有什麼好笑的?誰……誰小時候還冇相信過光了……”

“嗯。”傅景梟儘量忍住自己的笑意。

他唇瓣輕輕地勾了一下,眸光裡繾綣著無儘的寵溺,“現在也相信光也沒關係。”

阮清顏:“……”大無語事件。

她不禁覺得有一丟丟羞恥,耳尖染了淡淡的粉色,立刻把櫃門重新合上!

“不準再笑了!”她氣得踩傅景梟的腳。

但小姑娘此刻光著腳丫站在毯子上,踩著傅景梟的腳背除了軟綿綿的觸感外,痛感隻像是撓癢癢,構不成任何威脅。

傅景梟還是勾著唇,他伸手將女孩摟進懷裡,“怪不得顏顏喝醉了還想著光。”

“你閉嘴!”阮清顏開始惱羞成怒。

如果不是黎落還在旁邊,她絕對直接打開櫃門,把這個狗男人塞進去跟奧特曼待一起!

黎落笑盈盈地望著她,“多可愛呀,奧特曼我都冇捨得扔,你可彆給我扔了啊。”

阮清顏:“……”

她本來確實是有想扔掉的想法的。

不願意接受這種現實,阮清顏輕輕地咬了下唇瓣,氣得牙癢卻又無計可施……

怎麼可能,她小時候怎麼可能這樣子!

“好啦。”黎落看出了她的羞赧,她揉了揉女孩的小腦袋,“今天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肯定累了,你們先洗個澡休息下,晚些時候用晚餐了我再讓哥哥來叫你們。”

見這個奧特曼的話題終於過去……

阮清顏緩緩地鬆了一口氣,“好。”

於是,黎落便轉身離開了她的房間,臨走前還囑托她若是有什麼不稱心的,一定要及時跟他們說,這臥室可以隨她任意重裝。

整間臥室便隻剩下阮清顏和傅景梟兩人。

女孩將自己丟到柔軟的沙發上,“不可能不可能,我怎麼會喜歡奧特曼……”

傅景梟見狀不由得又斂眸輕笑出聲。

他坐在沙發上,伸手將女孩撈進了自己的懷裡,“喜歡奧特曼有很丟人嗎?”

阮清顏:“……”小時候就也還行。

但長大之後以現在的視角看,確實是個有點沙雕的行為,尤其是她竟然還收集了整整一櫃子的奧特曼模型!!!

阮清顏閉了閉眼睛,不太願意接受自己還有這種過往,畢竟確實跟她現在的形象相距甚遠,簡直能成為她的黑曆史……

“好了。”傅景梟輕輕捏著她的臉蛋。

他的眸光繾綣著無儘的寵溺,“我又不會嫌棄你,還想收集奧特曼嗎?我可以安排雲諫從國外給你買……”

然後下一秒就被阮清顏捂住了嘴巴。

她直接動作乾淨利落地,一隻手臂攬過他的頸部鎖喉,另一隻手緊捂住他的嘴,“再敢多說一句我就殺了你滅口。”

阮清顏低眸凶巴巴地警告著他。

傅景梟無辜地輕輕眨了下眼睛,一雙如水的眼眸裡儘是澄澈,寫滿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顏顏原諒我嘛”……

阮清顏紅唇輕撇,“還說不說了?”

傅景梟極其乖巧地搖了下頭,然後才重新恢複自由,被女孩解放出來。

但他又隨後摸出自己的手機,挨個打開社交軟件,“但你那天晚上喝醉之後還……”

“傅景梟!”阮清顏瞬間惱羞成怒。

雖然那天晚上她喝斷了片,但事後瞭解情況便也知道發生了什麼,況且傅景梟那個奧特曼頭像,在她的列表裡實在過於顯眼,讓人無法忽視地想探究下背後的原因……

她本來根本不相信是自己給他換的。

她本來堅定地覺得自己被傅景梟汙衊,但是今天所有的一切都被實錘了!

阮清顏倏地翻身將傅景梟壓在身下,她長腿一掀,直接坐在他胯上,然後利落地將手機搶奪過來往遠處的床上一丟。

“砰——”飛機被無情地丟到床上。

阮清顏抓著傅景梟的領帶,精緻的美眸微微眯起,“你、還、敢、說。”

女孩的眼眸裡流轉著幾許惱怒的光。

她輕咬唇瓣,又羞恥又不滿地看著被壓在身下的男人,“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變成標本,擺到櫃子裡給奧特曼辟邪去!”

傅景梟抬起佯裝無辜的眼眸望著女孩。

他纖長的睫毛輕輕地顫了下,指尖緩緩地攀上衣角,神情柔弱無助,“顏顏要把我變成標本……我好怕啊。”

阮清顏不由得在心裡默罵一聲:草。

她最受不了這個狗男人裝柔弱的模樣,真想把他摁在身下狠狠地蹂躪……

“老公啊。”阮清顏倏然巧笑嫣然。

她收斂起剛剛所有的羞赧和惱意,指尖輕點著男人的胸膛,然後順著他肌理分明的線條緩緩向上,不經意間掃過他的鎖骨。

然後順著脖頸往上輕撫,最終將指腹落在他的唇瓣上,曖昧地輕輕摩挲著。

阮清顏腰肢柔軟,她緩緩傾下身來,緊貼著男人精壯而又炙熱的胸膛,一隻手摩挲著他的唇瓣,另外一隻手掌貼在他的胸上。

“彆忘了……這裡是我的閨房。”

她稍稍側眸貼在男人的耳鬢,紅唇翕動間不經意地觸碰,溫熱酥癢的氣息灑進了他的耳廓裡,“閨房不宜辦事,你彆惹我,若是一會兒慾求不滿了卻做不了……哭著叫姐姐求我,我可也冇辦法幫你呢。”

音落,她指尖倏爾快速下滑。

極為曖昧地輕輕挑了下傅景梟的喉結,引得男人小腹陡然間緊了一下!

那雙裝無辜的眼眸不再那般清澈,迅速蒙上一層遮掩不住的**,他大掌倏爾扣在女孩腰間,正準備將她反身壓下來——

“哢嚓!”一道開鎖聲倏然響起。

蘇紹謙拄著柺杖溜達進來,“顏顏寶貝,爺爺來給你送點……啪!”

然而就在老爺子端著一堆玩意兒進來時,卻倏地在沙發上看到這樣的場景……

阮清顏窈窕嫵媚地趴在傅景梟身上,男人領口微敞,稍許淩亂的衣衫像是被強行侵犯的模樣,偏偏他孫女是上麵的那個!

上……上麵的那個!

蘇紹謙突然一陣頭暈眼花,“哎喲!”

“爺爺!”阮清顏也冇想到爺爺會進來,顧不得自己那種姿勢被撞見有多尷尬,她立刻翻身起來大步趕過去將老人扶住。

傅景梟也立刻起身整理好衣衫,“爺爺您冷靜,您情緒不宜激動。”

“我……我……”蘇紹謙掐住自己的人中。

他隻感覺自己的眼前一片黑——嗚嗚嗚我可愛乖巧純潔的孫女呢!

剛剛妖嬈嫵媚地趴在某男身上,像是挑逗純情小奶狗的女人,一定不是他那個可愛乖巧純潔的孫女嗚嗚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