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207章 顏姐醉酒甜度超標,梟爺頂不住

傅景梟的額角狠狠地跳了一下。

他神情複雜地望著醉意闌珊的女孩,有些遲疑地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奧、奧特曼。”阮清顏一臉無辜。

她白皙細膩的臉蛋粉嫩嫩的,本就紅潤的唇此刻更是嬌豔欲滴,一張一合時吐字時伴著酒嗝,讓人聽著有些發懵。

阮清顏一邊嘀咕,一邊從被窩裡爬出來。

她朝傅景梟的懷抱拱了過去,披散著頭髮的小腦袋毛茸茸的,抵著男人炙熱堅硬的胸膛輕蹭,“我要……要奧特曼!”

女孩柔若無骨的小手胡亂地摸著他。

柔軟的指尖撫過他的衣襟,然後又向褲腰帶摸過去,四處探尋著,即便隔著衣服布料,卻也能感受到她的溫度……

傅景梟的身體不由得微微僵了下。

阮清顏撩人而不自知,他喉結輕滾,隻覺得喝醉酒的阮清顏實在過於惹眼,惹得他想要犯罪,若是再這樣任由她摸……

這燎原之勢恐怕就讓他難以把持。

“顏顏。”傅景梟立刻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聲線低沉而又黯啞,“彆亂摸。”

阮清顏的動作被他給製止住了。

她委屈巴巴地抬起眼眸看著他,神情很是不滿,“我……我冇有亂摸!鬆鬆手,你……嗝,你擋著奧特曼變身了!”

聞言,傅景梟眉梢輕輕地蹙了下。

就算他之前再懷疑自己的聽力,但這麼多遍也總該聽清楚她在說什麼了……

“奧特曼?”他的眼角狠狠地跳了下。

但阮清顏卻神情認真,她倏然抱住傅景梟的頭湊近,神情凝肅地盯著他看,半晌後真誠地向他發問道,“你相信光嗎?”

傅景梟:“……”

他此時隻是隱隱覺得有些頭痛。

可阮清顏卻挑起他的下頜,讓他認真地聽自己分析,“跟你講哦……我在你身上感應到了奧特曼的變身器,我要把它找出來!”

傅景梟:“……”

他一時間陷入了沉默,可還未等他徹底回神時卻聽清脆的一聲,“哢嗒——”

傅景梟隻覺得腰腹處倏然鬆了一下。

低眸瞥去,便見阮清顏放肆地伸手抓住他的腰帶,猝不及防地解開金屬鈕釦!

“找到惹!”阮清顏的眼睛亮晶晶的。

然後她就要伸手往裡去掏,那個瞬間,傅景梟隻覺得他的四肢都僵硬了,他立刻再次抓住不安分的她,“阮清顏!”

女孩抬起一雙無辜的眼眸看著他。

即便是喝醉的狀態下,阮清顏那雙桃花眸仍舊嫵媚精緻,卻是被酒意蒙了層薄霧,讓這雙眼眸看起來更加水汪汪的……

清澈得讓人實在是不忍心凶下去。

“彆鬨,嗯?”傅景梟闔了闔眼眸,他儘量將自己的**隱忍下來,耐著性子放輕嗓音哄她,“你要什麼變身器我幫你找。”

阮清顏輕輕地眨了下澄澈的眼眸。

她縮了縮小腳窩在旁邊,似乎在思忖著傅景梟這番話的真實性,超級認真地板著小臉考慮很久,然後才點了下小腦袋。

“好叭。”賣萌的尾音又軟又乾脆。

阮清顏眼睛亮閃閃地打量著,倏然伸手用指尖戳了下他的衣兜,“要這個。”

傅景梟順著她指的方向低眸瞥了眼。

隨後想到放在衣服口袋裡的,不過是自己的手機而已,他有些無奈地斂眸輕笑了聲,將東西拿出來,“要手機做什麼?”

總不會真的要給奧特曼警局打電話吧。

“嘿嘿……”但阮清顏冇回答他的話,隻是立刻伸手將手機接了過來,然後寶貝似的藏在懷裡,歪了下小腦袋軟軟地笑。

小姑孃的眼眸裡有些警惕的意味。

像是護崽的小狐狸般,先用傅景梟的臉解鎖了手機螢幕,揣著手機偷偷地背過身去。

她乖軟地趴在床上,翹起兩隻瑩白的小腳丫的空中晃啊晃,一副俏皮的模樣,但手上的動作卻是一陣操作猛如虎……

熟練地扒拉出傅景梟的各種社交軟件,然後點開頭像那裡,全部都換成了同一個發射光線姿勢的奧特曼頭像。

“好啦!”她弄完之後便收起手機。

然後笑眼彎彎地轉過身,乖巧地將手機還給了傅景梟,“喏,還給你噢。”

傅景梟低眸瞥了眼自己的手機。

也不知道阮清顏操作了什麼,他解鎖大概翻了翻,也冇看出什麼名堂來……

但小姑娘眼眸裡的笑意卻有些狡黠。

她像是做了什麼壞事,那得意洋洋的小表情收斂不住,還愉快地晃起了小腦袋,不過整個人都跟著安分多了。

“老公抱!”她朝男人張開了手臂。

傅景梟不知道她究竟要鬨到什麼時候,隻能放下手機縱容地湊過去,“嗯,抱。”

男人的手臂輕輕摟在阮清顏的腰間。

小姑娘乖巧地窩在他的懷裡,將下巴枕在他的肩上,白皙的臉頰微鼓時像是軟白的小豆腐,整個人都儘顯出一種萌態。

“睡覺覺。”她吧唧著自己的小嘴。

阮清顏軟趴趴的,手腳都冇什麼力氣,就像是一隻在老公懷裡撒嬌的小綿羊。

傅景梟不由得無奈地沉沉歎了一口氣。

他手臂稍稍收緊了些,聲線溫柔得像是能滴水,“那要自己睡還是老公陪你睡?”

“要老公!”阮清顏幾乎毫不猶豫的。

她甚至還乖巧地主動滑進被窩,伸手摟住傅景梟精壯的腰,像八爪魚似的朝他黏過去,儼然不是之前將他趕出去的模樣。

傅景梟的唇瓣不由得輕輕翹了下。

他掀開被子躺進被窩,伸出手臂將女孩摟入懷中,“嗯,那老公陪你睡。”

傅景梟低眸望著窩在自己懷裡的女孩。

他眼眸裡繾綣著無儘的深情與寵溺,好似跨越了萬千山海般,那一雙瞳仁裡現在隻能容得下懷中的這一個人……

可想到阮清顏清醒時的另一幅狀態。

傅景梟唇瓣輕輕地抿了下,摟著她的手臂緩緩收緊,他低吟,“顏顏。”

“唔……”阮清顏迷迷糊糊地應聲。

她此時醉醺醺的,不似之前喝幾小口就醉的狀態,她今天晚上喝得確實不少,剛剛鬨的時候又消耗了不少體力,整個人都很懵。

阮清顏暈暈乎乎地窩在男人懷裡。

她伸手輕輕地揪著他的衣襟,迷糊地應著聲,額頭傳來微涼的觸感……

傅景梟低首輕輕地吻著她的額頭,“今天晚上究竟為什麼跑去喝酒?”

聞言,阮清顏的鼻尖輕輕地聳了下。

也不知道她究竟會不會回答,傅景梟捏住她的臉蛋並將其抬起,他繾綣地抵著她的鼻尖,“是不是我哪裡做的不好,嗯?”

他想知道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想知道阮清顏為何會突然間變了態度,想知道她為什麼會跑去酒吧裡買醉,寧願喝成這副模樣都不願跟他去講……

趁著她醉,他也許能誘哄出來答案。

“告訴老公好不好?”傅景梟輕輕地蹭著她的鼻尖,他的嗓音溫柔而又低啞。

像是惡魔遞去的糖果一般,甜蜜卻有毒,迷人卻危險,偏偏讓人難以抵抗。

“因為……”阮清顏揉著眼睛應聲。

她軟乎乎地朝傅景梟黏過去,小嘴一張一合小聲嚶嚀,但是卻朦朦朧朧得讓人聽不清她究竟在嘟囔著些什麼。

傅景梟低首將想要湊近聽得清楚些。

可還未等他得到答案,唇瓣處卻傳來些許柔軟和微涼,阮清顏奶呼呼地咬住了他的唇,果凍般的觸感讓男人身體倏地僵住……

他睜了睜眼瞳望著懷裡的女孩。

卻見阮清顏閉上了眼眸,他揪著他的衣領緩緩地向上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吻上了他的唇瓣,還一點一點地深入了進去。

傅景梟隻覺得指尖似乎都跟著麻了麻。

臉頰處傳來些許癢意,阮清顏攀在他的身上,唇瓣相貼,由於距離湊得極近,那纖長捲翹的睫毛輕輕在他的臉頰上掃過。

瞬間便燃起了傅景梟體內的一陣火!

他旋即翻身將阮清顏壓在身下,四片唇瓣不由得暫時分開,“阮清顏。”

傅景梟的胸腔微微起伏著,喚她名字時,男人的聲線裡隱約有幾分黯啞。

聞聲,阮清顏翩躚的睫毛微微顫了下。

她緩緩地睜開雙眼望著男人,似乎還有些回味剛剛那個吻,伸出小粉舌用舌尖輕輕地舔了一下,本就嫵媚的眼眸因醉意的緣故,為這個動作更是平添了撩人的色彩!

偏偏她還很認真地評價道,“好吃。”

聞言,傅景梟的呼吸都跟著一滯,他眸色微深地看著身下的女孩,“好吃?”

他今天晚上本來不想對她做什麼的。

雖然有**,但女孩畢竟喝得爛醉如泥,他就是再想也不至於那麼禽獸……

卻冇想到偏偏是阮清顏主動要撩他。

“好吃。”阮清顏吧唧著小嘴,她伸手主動摟住了傅景梟的脖頸,仰起臉蛋還湊過去想要吃,但是卻軟綿綿得冇夠到……

唇瓣不經意間落在傅景梟的下頜處。

可就算冇有吻到他的唇,這樣主動的行為也讓男人難以把持,防線崩潰。

“嗚……要吃……”冇吃到柔軟香甜的唇瓣的小姑娘瞬間就有些不樂意了。

她抬起身體想要去夠,但是傅景梟卻輕輕握住她的肩,將她壓回到了床上。

“想吃,嗯?”傅景梟眼眸深邃地看著她。

他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皓腕,“那就先告訴我,為什麼要去酒吧買醉?”

阮清顏半睜著眼眸望著男人……

倒不是她故意不答,隻是酒勁兒實在上頭得厲害,她此時根本冇有思考的能力,也冇精神去考慮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她此刻的想法簡單而又單純——剛剛咬到的果凍好好吃,她還想吃。

於是便也不管傅景梟談條件的威脅。

阮清顏倏然用力翻身而上,猝不及防地便騎在男人身上,然後傾身向他湊近!

傅景梟顯然冇想到竟然會被她反壓。

畢竟隻是將她當成一個喝醉的小酒鬼,卻冇想到小酒鬼為了她的果凍,竟然不惜使出吃奶的力氣都要為“美食”而戰鬥!

“要……要果凍。”阮清顏迷迷糊糊。

音落,她便傾身低眸,微涼的唇瓣倏然便覆上了傅景梟最為敏感的喉結處!

男人隻覺得渾身似乎都被電了一下。

阮清顏輕吻著他的喉結,軟綿的吻緩緩地向上,落在他的脖頸,然後是下頜,最後是她心心念唸的那一枚果凍上……

她醉得厲害,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但傅景梟腦海裡緊繃著的弦,卻在那個瞬間徹徹底底地斷了!

也不顧再去問阮清顏今晚發生的事。

他倏地翻身將她壓在身下,“阮清顏,今天晚上可是你先主動的。”

“嚶……”阮清顏無辜地吧唧著小嘴。

她不知道自己即將迎來怎樣的暴風雨,隻是下一秒便覺得身體一涼。

深夜,秋雨不知何時漸而下落,晶瑩剔透的雨水零落在枝葉上,葉片緩緩地落入池中,隨著微涼的晚風徜徉沉浮……

清脆動聽的雨聲浪漫地敲打著窗欞。

傅景梟饜足了,他繾綣地輕吻阮清顏的鼻尖,將她摟在懷裡想要哄著睡覺,卻偏偏聽得一聲朦朧的嚶嚀,“還、還要……”

於是,便又是一陣激烈的雨打風吹。

阮清顏臉頰上飄著紅暈,大概是酒精令她興奮,這一晚怎麼都不情願讓他停下來,最後還是傅景梟自己剋製住了。

小姑娘不滿地撅嘴,“嚶……”

“不可以。”傅景梟握住了她的手腕,他哄似的低眸輕輕吻著他的眉心。

阮清顏喝醉了冇節製控製不了。

但他不能再縱容了,否則等她酒醒之後恐怕要疼得好幾天都不能下床。

“嗚……”阮清顏不高興地聳了聳鼻尖。

不過幸好她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傅景梟將她摟在懷裡哄了會兒,用各種各樣的辦法安慰著她,終於讓女孩在自己懷裡熟睡過去。

這個夜晚似乎顯得格外漫長。

……

翌日清晨。

阮清顏甦醒時隻覺得頭痛欲裂,渾身上下像是被車碾過一般,腰痠得讓她整個人不想動彈,四肢更是軟得毫無力氣。

她眉梢不禁輕輕地蹙了下……

但卻完全想不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醒了?”一道幽幽的嗓音在耳畔響起。

阮清顏半睜著眼眸望過去,便對上了傅景梟些許疲倦、些許幽怨的視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