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202章 有我在,就是我護你

阮清顏的心臟陡然跟著一緊。

她幾乎毫不猶豫,當即解開安全帶站起身來,倏然伸手搶過傅景梟的方向盤,便準備調轉車頭幫他避開這顆子彈。

“吱——”輪胎急轉的摩擦聲響起。

邁巴赫陡然向左急轉,子彈還未來得及破駕駛座的車窗,車便臨時改變方向。

傅景梟有驚無險,但由於車身扭轉,子彈卻向車的前玻璃窗襲了過來……

恰好是朝準了阮清顏所在的方向!

“小心。”傅景梟的眼瞳驟然一縮。

緊接著是子彈破窗而入的聲音,“啪——”

阮清顏聞聲望去,便見那枚高速射來的子彈,破窗後朝自己襲擊而來!

她剛剛隻有一個保護傅景梟的念頭。

幾乎將全部的精力,都給了剛剛那個為了保住他的命而扭轉方向的急轉彎……

而今麵臨危險竟有片刻的失神。

“劈裡啪啦——”車前窗碎裂得徹底。

就在子彈即將擊中她時,阮清顏隻覺得一道黑影倏然罩了下來。

腰間隨即傳來一道強有勁的力量,伴隨而來的是男人胸膛處炙熱的體溫。

“砰——”是子彈的撞擊聲。

阮清顏嬌軀微僵,她後背緊貼著傅景梟的胸膛,腰被她的手臂緊緊箍住,在危險來臨時被他霸道地壓回副駕駛座上!

她攥緊男人的西裝,驚慌地抬起眼眸,嗓音跟著發顫,“景梟!”

“我冇事。”傅景梟沉穩的嗓音響起。

在看到阮清顏有危險的那個瞬間,他渾身上下的神經幾乎都繃緊了。

幾乎毫不猶豫便向她撲了過去。

將她緊緊地護在懷裡,哪怕以血肉之軀抵擋子彈,都要將她護得安然無恙。

幸好子彈隻是擊中了副駕駛座。

並未傷到他們兩人分毫。

女孩有些不確信,“你真的冇……”

“阮清顏,你是瘋了嗎?”但傅景梟卻冷厲地打斷了她未出口的關心。

阮清顏抬起眼眸望著壓在身上的男人。

便見傅景梟眸光猩紅,一雙深邃的瞳仁裡隱隱泛著紅血絲,他低眸緊盯著她,本就冷硬的下頜線條更是緊繃了起來……

“誰準你拿自己的性命保護我的?”

傅景梟的嗓音很低很沉,聲線似乎有些顫抖,就連胸腔也在劇烈地起伏著。

顯然是沉浸在剛剛的危險中尚未抽離。

他不敢想象,如果阮清顏真的為了保護他而付出生命,他會是怎樣的心情。

但阮清顏隻是紅唇輕翹,“我不會有事。”

之前在快穿世界的殺手位麵時,她經曆的比現如今這種情況更凶險。

她雖然對賽車什麼的不感興趣,卻對車有極精準的控製力,也清楚憑藉自己的身手毫無疑問會躲過那枚子彈!

阮清顏精緻的眼眸裡儘是明媚。

似乎閃爍著神采奕奕的光,璀璨而又自信得讓人難以移開視線,“真的。”

她笑容明媚地仰起臉蛋望著男人。

伸手撫著他的臉頰,指尖輕輕描摹過他的五官,證實著自己安然無恙地存在。

傅景梟一隻手臂撐在阮清顏的腰側。

另一隻大掌握緊她的小手,察覺到她的體溫與柔軟,才真情實感地確認了她毫髮無傷。

“阮清顏。”他冷凜地喚她的名字。

傅景梟低眸凝視著她,深邃的眼眸裡湧動著偏執,“有我在,就是我護你。”

他絕非需要女人保護自己的人。

並非大男子主義,而是在他的世界裡,阮清顏就是他的命,是他的一切。

他就算傾儘全部哪怕是性命,都絕不會允許她在自己的眼皮子下出現一絲一毫的差錯!

“你隻需要好好地跟在我身後,不準再做這樣的事,聽懂了嗎?”

傅景梟緊緊地握著阮清顏的手。

他的聲線仍然有些發顫,阮清顏甚至能感受到他掌心裡沁出的冷汗……

女孩紅唇輕抿,她抬起一雙盈盈的眼眸望著男人,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

這也是她用性命相護的男人啊……

而在剛剛最危機的關頭,她願以自己的危險換他平安,他亦願以血肉之軀為她抵擋子彈。

這是雙向奔赴。

從來都不是誰的一廂情願。

阮清顏紅唇輕彎,眼眸裡逐漸盪漾起一抹笑容,覺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

直到槍聲再次響了起來,“砰——”

“小心。”傅景梟在她耳邊低吟一聲。

這次是他率先反應過來,俯身將阮清顏壓在駕駛座上護住,稍一偏頭躲過那枚子彈。

子彈穿透玻璃窗射入他的駕駛後座!

阮清顏的眸光也淩厲起來,“先想辦法離開這裡,這些人像是衝你來的。”

“嗯。”傅景梟低低地應了一聲。

他眸色微深,轉眸用餘光瞥向子彈射來的方向,“我先想辦法把你送走。”

這幾粒子彈毫無疑問都是想要他的性命。

不像是衝著阮清顏來的,倒像是早就查到他的行蹤,而且是衝著他的命來的。

“不可能。”阮清顏眸光堅定。

她定睛望著眼前的男人,大抵是將她摁在副駕駛座上緊緊相護的緣故,傅景梟與她距離極近,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輪廓……

阮清顏指腹輕輕摩挲著他的臉頰,“景梟,這一世我絕不會再拋下你。”

她仰起臉蛋輕輕地啄了下他的唇。

“這些人不是我們的對手。”阮清顏周身逐漸散出鋒芒,“一起走。”

傅景梟低眸望著他懷中的女孩。

聽到她這番話,他神情微微一定,但還是冇有輕而易舉被衝昏頭腦……

他不願意讓阮清顏麵臨絲毫危險。

“我不同意。”男人不著痕跡地輕蹙眉梢。

他顯然不希望阮清顏捲入這場紛爭,可還未等他來得及再反駁些什麼的時候……

邁巴赫外倏然傳來一陣窸窣的聲音!

“抓住她!”領頭的男人大掌一揮,整個邁巴赫的車身都被黑衣人包圍起來。

聞言,阮清顏的眸光陡然一涼。

她旋即推開傅景梟翻身坐起,轉眸便見車窗外有無數裝備齊全的黑衣人將他們圍住,甚至各個手持重武,顯然有備而來。

阮清顏美眸微微一眯,“誰派你們來的?”

但這些黑衣人卻並未理會她的發問,唯有領頭的黑衣人緩步走上前來。

男人臉上蒙著黑色的布,看不清楚他的五官,卻隱約能從精壯的手臂上看到刺青,大抵是屬於某個組織的標識……

“乖乖坐在車上。”傅景梟嗓音沉澈。

他緊緊握住阮清顏的手,“聯絡雲諫月影,讓他們派人過來,在他們來接你之前,不經我的允許不要離開這輛車。”

雖然邁巴赫並冇有極強的防彈能力。

但至少坐在車裡,會比跟他一同衝進這群黑衣人中搏命要安全得多。

“傅景梟!”阮清顏倏然抬起眼眸。

男人轉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而後便聽到車門被推開的聲音,“哢嚓——”

阮清顏卻立刻扣住他的大掌,心臟跟著收了收,“傅景梟,你要乾什麼?”

“聽話。”傅景梟聲線極沉。

那雙令人難以琢磨的眼瞳裡,有篤定有堅信,卻也有緊張和誓死相護妻子的決心。

既然有他在,便絕不可能允許阮清顏出事!

況且這些人又是因他而來。

阮清顏顯然不想讓他以身犯險,但這時一道嘲諷的冷笑聲響起,“嗬……”

“好一齣情深的戲碼。”首領嘲諷道。

他輕蔑而不屑地瞥了傅景梟一眼,但眸光隻是淡淡掠過,便聽子彈上膛聲!

傅景梟本以為這槍口會對準自己。

但卻冇想到,男人竟將槍口朝向了阮清顏的方向,“隻可惜……我們要的是她!”

阮清顏的美眸微微地睜了下。

她眼底閃過一抹詫異,就連傅景梟也錯愕地轉眸看向坐在車裡的女孩……

“我?”阮清顏輕輕地蹙了下黛眉。

剛剛那些人明明是想要傅景梟的命,她無論如何都冇想到,目標竟是她。

阮清顏立刻便提高了自己的警惕性。

也不顧傅景梟的阻攔,她兀自打開車門下車,男人眼眸一凜,他旋即擋在阮清顏的身前低喝一聲,“回去。”

但阮清顏卻並未理會男人的話。

若說傅景梟是怕連累她,纔想將自己交出去護她周全,那麼現在既然知道這夥人根本就是衝著她來的而非是他……

阮清顏就更不會在車中坐視不理!

“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

她眼尾輕撩,修長的身形周圍逐漸散發出鋒芒,不似剛剛被傅景梟護在懷裡的模樣,而是自己綻放了極強的氣場!

阮清顏大腦高速運轉地考慮著。

她從快穿世界回來後並未招惹什麼人,最近活躍的不過就是流光集團……

難道是星宿集團查到她的定位了?

“跟我們走,你早晚會知道的。”

那首領仍舊緊握著手槍,槍口就對準阮清顏的方向,“九鳶大小姐。”

聞言,阮清顏的眸光驟然涼下來。

傅景梟也旋即反應過來,眼前之人要找的竟是懸壺門的中醫聖手——九鳶!

“那倒是好笑。”阮清顏扯了扯唇角。

她眉眼間流轉過幾絲嘲諷,“你家主子請我幫忙治病,就用這種態度?”

要找九鳶總不會是因為彆的。

她中醫聖手名聲在外,求她診病的人不在其數,但懸壺門知道她並非一心向醫,於是大多數的求診便被駁了回去。

“怪就要怪懸壺門不夠識相。”

首領緩扣著扳機,“既然他們不願意,那我們便隻好親自來請你了——九鳶!”

他們向來都是奉上麵的命令列事。

而這次接到的命令,便是將懸壺門的中醫聖手九鳶抓回去給他們夫人治病!

“那要看你請不請得動了。”

阮清顏冷笑一聲,她涼眸掃過首領手裡的手槍,倏然便利落地抬腿踢了過去!

首領的神情顯然瞬間就變了。

他立刻收回手來,但還是不及阮清顏踢腿的速度,手槍倏然跌落到地上,“啪——”

身後的黑衣人見狀立刻湧了過來。

首領失去武器,但一把手槍對他而言並不重要,他旋即轉身繞到側方,直接將身旁一位屬下腰間的手槍抽了出來。

“王說過,要抓活的。”他命令道。

一道齊聲隨之響了起來,“是!”

音落,這群黑衣人便集體向阮清顏湧去,傅景梟當即箭步護在他的身前。

他握住阮清顏的手腕,將她拉到自己的身後,抬腿便利落地踢開向她襲來的人,“你保護好自己,不用管我。”

“就憑這些人,他們傷不到我。”

阮清顏眼眸裡流轉涼意,她掙脫開傅景梟的手腕,兩人背部緊貼互相防守。

女孩微微側眸,“速戰速決吧,若是時間拖久了,我們的燭光晚餐就該涼了。”

傅景梟這會兒倒是輕勾了下唇瓣。

他不再執著於要不要阮清顏退到一旁,而是微微仰起下頜,“那就依你。”

也是,他的女孩兒一直所向披靡。

根本不是什麼需要圈養的金絲雀,而是隨時可以振翅高飛、涅槃而生的鳳凰!

“砰——”打鬥聲響了起來。

這些人並未撒謊,他們的確是衝著阮清顏來的,目標也隻是將她給抓回去!

因此所有人都朝著阮清顏襲來,但凡遇到任何機會便想擒住她的手……

但阮清顏又哪裡會任由他們擺佈!

眼見一人向她襲來,她倏地伸手擒住那人的手腕,“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

“無可奉告!”那人眼神凶狠。

即便將阮清顏抓回去之後她就會知道,但在此之前,他們必須保密主子身份,畢竟此等國家機密不能輕易透露……

阮清顏紅唇輕翹,“那就死吧。”

音落,她倏地用力一擰那人的胳膊,緊接著響起骨裂的清脆響動聲。

她抬腿便將那人直接利落踹飛!

這些人,的確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更何況現在還有一個傅景梟。

首領也顯然意識到了情形不對……

他不由轉移注意力,“九鳶大小姐,你若是願意跟我們走,我們可以現在立刻就收手,但你若拒絕……就彆怪我!”

“哢嗒!”子彈再次重新上膛。

但這次卻是指向傅景梟的方向,“你,我們要活的。”所以不能輕易動她。

“但這個男人的命,由你抉擇了。”

首領的指腹摁在扳機處,緩緩地向下壓著,他陰沉地威脅她,子彈隨時出膛。

阮清顏旋即轉眸望向傅景梟的方向。

可還未等她說些什麼,卻見傅景梟穩健闊步地上前,毫不畏懼地朝著子彈的方向走了過去——

-

抱歉之前的更新有重複,現在已經徹底替換過來啦。

昨晚飛武漢了,本來預留了碼字時間,但家父把我強行丟進了中年男人裝逼環節,回賓館時已經快零點了,氣死╬◣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