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200章 傅景梟!看你昨晚乾的好事

阮清顏的眼睫輕輕地顫了下。

她心底緩緩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即便現在僅僅隻是被男人摟在懷裡,卻莫名覺得有些腰痠,四肢都開始發軟……

“不、不用!”手指倏然封住唇瓣。

阮清顏的尾音還未徹底落下,傅景梟便將手指抵在了她的唇瓣上,以最欲又最溫柔的姿勢封住所有未出口的話。

女孩睜了睜美眸望著眼前的男人。

傅景梟的手臂倏地一緊,阮清顏隻覺得身體前傾,被迫緊緊貼住他炙熱的胸膛,隔著衣物能察覺到他熾烈的體溫……

“傅、傅景梟你彆亂來。”

阮清顏眸光微閃,她心虛地打量著周圍環境,“這裡是餐廳屬於公共區域!”

這傢夥總該不至於禽獸到這種地步吧?

傅景梟緋色的唇瓣輕勾,他輕輕捏住女孩的下頜挑起她的臉,緩緩湊近低首蹭著她的鼻尖,“嗯?顏顏之前可不是這麼慫的?”

在他麵前耀武揚威亮出小貓爪子的氣場哪裡去了,說著要攻他的氣場又哪裡去了。

阮清顏側眸撇開視線,她本想將臉也轉過去,但是卻被傅景梟控製住了……

她不滿地小聲嘟囔,“我能屈能伸。”

雖然她之前確實也攻過傅景梟,但那也是他願意才行,就算她不想承認也必須得說,這種事還是男人要更強一些。

在床上打架……她確實打不過。

傅景梟斂眸低笑出聲,那極有磁性的嗓音裡繾綣著寵溺,最終低眸輕輕地吻了下她的唇瓣,但隻是蜻蜓點水的一吻。

阮清顏下意識想要身體後仰,但卻被男人抵住了後腰,“好了,不逗你。”

他的確不至於禽獸到這個地步。

就算再想將她就地正法,也該考慮到這是一品蘭亭,而不是景顏彆墅。

傅景梟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肌膚,意味深長似的,“晚上回家再辦你。”

男人的嗓音黯啞又極是蠱惑的意味。

他眼眸深邃地望著女孩,那雙像極了夜空的眼睛,讓人捉摸不透卻又晦暗不明,隻隱隱能從那炙熱的眸光裡……

察覺到散落在深處的星星點點的**。

阮清顏紅唇輕輕地撇了下,她不甘示弱地伸出手,指尖慢條斯理地從男人性感的喉結上緩緩地撫了過去,“等你。”

她巧笑嫣然地望著麵前的男人。

似是盛開在曼珠沙華花田裡的妖精般,還歪了下腦袋送給他一個媚眼。

精緻的桃花眸風情萬種而又嫵媚萬分。

傅景梟隻覺得小腹一緊,骨子裡的火瞬間便燃燒了起來,喉結輕輕滾動兩下。

“欠……?”他緋唇輕啟,嗓音晦暗。

阮清顏隻是巧笑倩兮地望著他,眉眼間閃過一抹狡黠,“你說了這裡不……唔!”

可她話音未落時卻倏地被封住唇瓣!

傅景梟根本不等她反抗,便直接低首吻住了她的唇,舌直接長驅直入品嚐著她的馨香與酐甜,吻得又深又狠又重……

阮清顏嚶嚀著掙紮,“這裡不……”

“嗯。”傅景梟喉結輕滾著,他一邊深吻著她一邊低啞地應聲,“不做。”

就親親,親也能親到她腿軟為止。

……

翌日清晨。

阮清顏的腰毫無疑問離家出走了。

她揉著痠痛的小腰窩在懷裡,修長的雙腿搭在男人身上,黏得像是個小八爪魚一般,無論如何都不願意離開她的被窩。

“還不起床?”傅景梟低眸輕吻著她。

他的嗓音裡繾綣著笑意,滿是縱容和無奈的意味,“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

阮清顏撒嬌似的輕輕蹭著他的胸膛。

她小聲呢喃著,“不想起……”

腰好酸,腿也好軟,傅景梟這個禽獸昨晚簡直冇有給她留下一絲一毫的餘地,把她翻過來覆過去地折磨了好多遍!

果然是特彆霸道的姿勢,徹徹底底地證明瞭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個男人!

“那我幫你請假。”傅景梟無奈低笑。

他寵溺地伸手輕輕勾了下女孩的鼻子,然後便要拿出手機幫忙聯絡學校。

但阮清顏卻立刻抓住他的手,“還是不要了吧,你媽媽現在是我班主任呢。”

“嗯?”傅景梟的眸光晦暗了幾分。

他低眸凝視著女孩,眉眼間似乎有星星點點的不悅,“什麼叫我媽媽?”

聞言,阮清顏慫慫地輕縮了下脖頸。

她抿了抿唇瓣糾正道,“好好好,咱媽。”

婆婆當班主任讓她哪裡敢請假呢。

傅景梟倒是也冇再說什麼,他率先掀開被子起床,然後便俯身將雙手撐在兩側,“需要我親自把你從床上抱起來嗎?”

阮清顏的美眸輕輕地眨了兩下。

她巧笑嫣然地望著男人,然後便大方地伸出兩條手臂,“那你抱我去洗澡。”

傅景梟的眉眼間繾綣著寵溺和縱容。

他隨即彎腰摟住女孩,穩穩地將她從床上抱了起來,穩健闊步地走進了浴室,阮清顏被送進浴室便從懷抱裡掙紮出來。

她將傅景梟轟出去便準備沐浴……

結果一道尖叫聲倏然傳來,“啊——”

聞聲,傅景梟的眼瞳驟然縮了一下,心臟都跟著猛地緊了緊,旋即轉身。

他正欲箭步流星地衝進去看個究竟,卻見阮清顏裹著浴袍跑了出來,“傅景梟!看你昨天晚上乾的好事!”

傅景梟腳下的步子倏然間頓住。

他抬起眼眸,眸光恰好就落在女孩的脖頸上,那纖細筆直的天鵝頸,肌膚白皙細膩,可現在卻多了無數曖昧的紅印……

顯然就是他昨天晚上留下的罪證!

“你……”阮清顏氣得說不出話來。

小姑娘白嫩的臉蛋微鼓,她輕咬唇瓣怒瞪著男人,“你要我今天怎麼去學校!”

如果班主任是彆人也就罷了,可偏偏就是自己的親婆婆,傅景梟昨天晚餐時還故意在她麵前秀了恩愛的那位親婆婆!

見狀,傅景梟不禁斂眸低笑出聲。

男人的聲線本就富有磁性,胸腔共鳴的笑聲緩緩地溢位來,“怕什麼?”

“你說怕什麼!”阮清顏氣得咬牙切齒。

她恨不得將眼前的男人撕碎,偏偏自己冇穿衣服,現在隻裹著一件勉強能蔽體的浴袍,根本騰不出多餘的手去揍他。

傅景梟眉梢輕挑,他漫不經心地走近。

低眸望著自己昨晚在她脖頸上種出的那片草莓園,似乎還有些滿意……

“挺好看。”他緋唇輕輕地勾了一下。

阮清顏惱怒地抬眸瞪他一眼,“我不管,你給我想辦法把它們清理掉。”

她絕對不可能帶著這些草莓去學校。

傅景梟極其過分,就像是生怕彆人看不見似的,刻意吻在了她的脖頸處,除非穿高領毛衣否則根本就遮掩不住……

“抹點遮瑕?”男人眼眸輕眨了下。

他佯裝無辜地看著女孩,假裝非常認真地給她出著主意,“你們的遮瑕不是很厲害?”

阮清顏冇好氣地瞥了他一眼。

她單手裹著自己的浴袍,另外一隻手不自覺地撫上脖頸,“這根本就遮不住好吧。”

雖然一般的瑕疵都可以用遮瑕遮住。

但傅景梟給她的草莓都種紫了,她有理由懷疑他再用點力都可以把她給弄死……

遮瑕膏根本就冇有這麼大的威力。

“那你說怎麼辦?”傅景梟勾唇輕笑著。

他身形懶散地倚著旁邊的衣櫃,一副躺平了任由她擺佈的模樣。

阮清顏極不悅地磨著她的小尖牙。

眸光落在傅景梟的身上,意味不明地打量了他亮眼,倏然便撲到了他的懷裡。

“嘶——”傅景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他隻覺得身體被驀地向後衝撞,然後便整個人都跌到了床上,緊接著有道嬌軟的身影撲了過來,直接將他給壓在身下。

阮清顏霸道地握住他的手腕,雙腿跨開坐在他的腰上,俯身吻上男人的脖頸……

密密麻麻的細碎痛感逐漸傳來。

伴隨著些許癢意,以及脖頸處肌膚傳來的柔軟微涼的觸感,撩得他昨晚好不容易安撫下去的浴火又重新升騰了起來!

“顏顏,輕點……”傅景梟緋唇輕啟。

他的嗓音不似昨晚那般黯啞而又霸道,這會兒倒像是故意軟了下來似的。

阮清顏纔不肯輕點,一通亂吻,在他的脖頸處種下了一整片草莓園!

“搞定。”女孩眼眸裡閃過狡黠的笑意。

她重新挺直腰板,像是侵犯小白臉的霸道女霸總般,坐在男人腰上睥睨地看著他,滿意地欣賞著自己的傑作……

阮清顏微抬俏顏,“你今天就這樣去公司好了,不準穿高領毛衣不準塗遮瑕。”

傅景梟的唇瓣不著痕跡地勾了一下。

他低低地輕笑出聲,阮清顏坐在他的腰腹上,都隱約能察覺到肌肉傳來的顫動。

“好。”男人嗓音縱容地應著。

傅景梟大掌扶著她的腰,意味不明地輕輕捏了一下,“你該洗澡吃個早餐去學校了。”

“不用你提醒。”阮清顏旋即翻身站起。

她抱著浴巾轉身便走進浴室,裡麵很快便傳來了淋浴的窸窣水聲……

春芙一早便給阮清顏準備好了早餐。

她笑眯眯地望著女孩,“夫人,今天早晨準備的英早……咦您的脖子?”

阮清顏立刻便伸手捂住了脖頸。

她心虛地閃了下眸光,抬手輕輕地扯了一下衣領,暫時勉勉強強地將它擋住,“你去給我找一件冬天的高領毛衣。”

春芙遲疑地看了眼天氣:……?

雖然現在秋天是稍微有些涼,但似乎也不至於到穿高領毛衣的季節叭。

但她還是善解人意地點了下頭,“行叭。”

春芙上樓去找衣服,恰好遇到邊下樓梯邊打領帶的傅景梟,“梟爺早。”

“嗯。”傅景梟漫不經心地應了聲。

春芙不經意間看到他脖頸處的草莓痕跡,逐漸露出一抹姨母般的笑……

磕到了磕到了她又磕到了?ω?

……

蘭蒂學院。

秋晚晚神情複雜地看著阮清顏,打量著她這身裝束,“這是……入冬了?”

蘇南野看妹妹的眼神也逐漸意味不明。

阮清顏特意換了高領毛衣,是她平素秋冬穿搭的一貫深色,似乎生怕不夠遮擋似的,外套還裹了件立領的黑色呢子大衣。

在穿著藍白校服的人群中顯得格格不入。

阮清顏:“……”不想說話。

她懶散地抬起眼眸瞥了兩人一眼,微微仰起臉蛋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領。

堅決不肯露出裡麵的一分一毫。

但就算她遮擋得再嚴,還是頂不住秋晚晚的小機智,“顏顏,你跟梟爺昨晚……”

阮清顏斜眸便給她丟了一記冷眼。

接收到她這般警告的眼神,秋晚晚便瞬間什麼都懂了,意味深長,“哦豁~”

冇想到梟爺表麵看起來穩重禁慾,結果在小嬌妻麵前是這樣又騷又狠的設定!

“一夜七次:霸總的小嬌妻彆想逃!”

秋晚晚捏緊了她的小粉拳,直接腦補了一本百萬字的小說,“強勢鎖婚:偏執梟爺又雙叒叕給小嬌妻種草莓園了!”

阮清顏:“……”

她伸手輕敲了下她的腦袋,“能不能少看點這種冇營養的言情小說?”

“好看嘛。”秋晚晚不禁小聲嘟囔。

她甚至還掏出手機,打開了某紅色的免費小說APP,“這裡麵的全都免費!”

阮清顏懶得理她。

她揉了揉痠痛的小腰在課桌上趴下來,伸手將衣領一拉,“彆吵,我睡會兒。”

昨晚滿打滿算最多也才睡了兩三個小時。

秋晚晚再次開啟腦補模式,“哇不是吧,梟爺這麼凶殘嗎?一夜七次是真的嗎?我看言情小說裡麵都是這麼寫……唔!”

小嘴叭叭著突然就被塞了根棒棒糖。

秋晚晚懵然地眨著眼睛,她抬起眼眸看向罪魁禍首,不過這糖有點甜啊……

“芒果味兒的!”她瞬間被轉移注意力。

蘇南野眉梢輕輕地挑了下,眉眼間儘是邪肆,“多吃糖,閉嘴少說話。”

秋晚晚乖巧地閉嘴吃棒棒糖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太累,即便課間的教室再吵,阮清顏趴在課桌上也很快便熟睡了過去,連上課鈴響都冇聽到……

溫歆抱著課本和教案走進了教室,一眼便看到正趴在書桌上睡覺的阮清顏。

秋晚晚遲疑著,“顏顏……”

她伸手揪了揪阮清顏的衣角,覺得還是應該把她叫起來,畢竟講台上是婆婆!

“彆吵。”阮清顏不耐煩地輕蹙眉梢。

秋晚晚輕咬唇瓣有點為難,生怕她在婆婆那裡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卻又知道她的起床氣有些大不敢輕易招惹……

偏偏這時候抬眸對上溫歆的視線。

小姑孃的心一咯噔,立刻意識到這邊的情況已經被講台上的阮清顏婆婆發現了!

她慌張地站起身來,正準備替好姐妹辯解,“溫老師,顏顏她不是……”

“沒關係。”溫歆笑眯眯地看著她。

她姨母笑的看著阮清顏,再看到她穿著高領毛衣,就瞬間什麼都懂了……

溫歆內心很是雀躍:她兒砸真厲害!

-

最近膩歪的夠多了叭,我要轉顏姐流光集團馬甲的劇情啦。

明晚見,晚安寶貝們,記得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