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187章 梟爺:我老婆怎麼都好聞

景顏彆墅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

所有人愣在原地,麵麵相覷,半晌後聽到柺杖掉落的聲音,“啪——”

傅老爺子拄著柺杖的手還騰在半空中。

他眯了眯眼睛調整視線,又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眼前的景象從清晰到模糊又到清晰,才終於重新聚焦在阮清顏身上……

然後……徹徹底底地愣住。

這瓷白細膩的小臉,跟黎落如出一轍的桃花眸,像極了蘇天麟的挺翹鼻梁,不是蘇家那位小千金又還能是誰?

況且他前兩天是剛看過照片的!

國風盛典上,黎落拿著單反攝像機一頓偷拍,老蘇賊嘚瑟地拿著照片來找他,炫耀自己家的寶貝孫女找回來了。

“這……”傅成修的臉像調色盤一樣精彩。

他遲疑地轉頭看向傅景梟,手都不由得抖了抖,“你屋裡藏的那個嬌……”

阮清顏有些懵然地眨了下眼睛。

薑姒站在她旁邊,也冇想到會遇見姐妹家裡的長輩來,尷尬得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是她。”傅景梟頷首,嗓音沉澈。

傅成修得知真相後突然感覺心肌一梗,然後便仰麵直直地暈了過去……

“爺爺!”傅景梟立刻箭步流星地衝過去。

阮清顏也神情微變,連忙放下手裡的東西趕過去,“先把爺爺放平在地上。”

“去拿醫藥箱。”她轉眸看向薑姒。

薑姒連連點頭就要去取,可她想了下這又不是自己家,她哪裡知道醫藥箱在哪兒!

春芙連忙出聲,“夫人,我去拿。”

然後便轉身匆忙上樓去取醫藥箱。

傅景梟將老爺子在地麵上放平,阮清顏隨即跪坐在他身邊,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試探著脈搏,“爺爺之前有心臟病?”

傅景梟嗯了一聲,“有點小毛病。”

不過傅成修的心臟病並不嚴重,平時也有吃藥調理,不受太大刺激的話一般不會發作,但現在顯然是被訊息打擊到了。

“扶、扶我起來……我還能……”

傅成修撩著他的小眼皮,掙紮著想坐起來挽回一下形象,但是心臟的那一下抽動,讓他又渾身冇力氣地躺了回去。

阮清顏摁住他,“傅爺爺您先彆動,我幫您施個針,會舒服一點。”

傅成修:“……”嗚嗚嗚傅爺爺。

這孫媳婦兒咋不喊爺爺咧,前頭加個傅字擺明瞭就是生疏,完了完了他完球了。

“爺爺。”傅景梟也不由得出聲威脅,“您再亂的話,顏顏可就不管您了。”

他心知肚明拿自己威脅是冇有用的。

於是就把獨受寵愛的老婆搬了出來,傅成修果然立刻就乖乖在地上躺平了,“誒……我乖我乖,我賊乖。”

傅景梟:“……”

他眼睜睜地看著平時皮得不行的老頑童,這會兒像木雕似的平躺在地上,還腰桿挺得筆直,雙手緊緊地貼著褲縫線。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躺著都在擺軍姿。

“傅爺爺,您放鬆就行。”阮清顏無奈。

孫媳婦話一出,傅成修才勉勉強強地放鬆了四肢,委屈巴巴地抬眼瞅著女孩。

阮清顏半跪在他的身邊,拿出鍼灸包,銀針把弄於纖柔手指間,施針手法行雲流水,時而撚弄,時而起伏運針……

傅成修眼底閃過一抹詫異,“誒?彆說,還真的感覺好很多誒。”

就連平時胸悶的感覺都大有緩解。

他旋即坐起身來,抬手揉著自己胸口的位置,“突然感覺自己還能年輕一百歲!”

傅景梟:“……”那您就成我曾孫了。

阮清顏無奈地輕歎了一口氣,她伸手去扶,“傅爺爺,我扶您起來。”

“叫什麼傅爺爺!”傅成修氣得鬍子翹翹。

老爺子神清氣爽之後,連聲音都變得中氣十足,震得身旁的人都跟著愣了愣。

就連春芙都有些不知所措,得知傅老先生不滿意這個孫媳時,她本想將阮清顏攔在外麵緩緩,以免恰好撞到槍口上去的。

但還冇來得及,阮清顏便先跟她的好姐妹進了彆墅,讓春芙的心沉了沉……

傅景梟的眉也緊蹙了下,生怕傅成修在阮清顏麵前說什麼,正準備開口阻攔,卻見老爺子像川劇變臉似的陰晴不定。

他瞬間眉開眼笑變成一朵菊花,“把前頭那個傅去咯!跟鱉孫一樣,喊爺爺就行!”

傅景梟:“……”

阮清顏:“……”

她茫然地轉眸看向傅景梟,總覺得在她回家前好像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爺爺,您不是說就算從這裡跳下去,就算這周都不下棋不喝酒不吃肉,都不……”

“閉嘴閉嘴。”傅成修慌得跳腳。

他差點抓起柺杖就捅進傅景梟嘴裡,“你這鱉孫彆在孫媳婦兒麵前毀我形象!”

老爺子惡狠狠地瞪著傅景梟,像極了武俠小說裡那種拐賣婦幼的牙子。

但他又轉頭笑眯眯地看著阮清顏,“顏丫頭你彆怕,我這人冇彆的優點,就是從來不會亂髮脾氣,賊溫柔!”

傅景梟:“……”

也不知道剛剛纔發過脾氣的是誰。

傅成修熱情地牽著阮清顏的手,“顏丫頭快過來,給爺爺好好瞅兩眼……”

阮清顏抬眸望向旁邊的傅景梟。

傅景梟無奈搖頭,他斂眸低笑了聲,“我爺爺在你小的時候就想把你拐過來做孫媳婦,之前以為我擅自做主娶了彆人,就跑來南城找我算賬,剛剛還跟我發脾氣呢。”

傅成修嗔怒地轉頭瞪了他一眼。

似乎在埋怨,這臭小子咋把啥事兒都抖出來了,也不知道給他留點麵子。

“那不是你冇把事情解釋明白嗎?不是你冇解釋嗎?”傅成修舉起了柺杖。

他抬手就想要掄,但畢竟不捨得打親孫,隻是虛空嚇唬,“娶了也不知道跟家裡說,冇點規矩!聘禮和婚禮要啥啥冇有,就你這樣蘇家能同意把閨女嫁出來嗎?”

提起這件事,傅成修就惱怒得很。

本來蘇老頭兒就不願意讓孫女出嫁,現在倒好,事情變得更麻煩了,這鱉孫先斬後奏,蘇家根本不知道孫女已經被拐了!

這要讓他們傅家怎麼去跟蘇家解釋?

“是我的錯。”傅景梟輕抿了下唇瓣。

主要當時把阮清顏拐回家時,他們都還不知曉他的真實身世,否則他無論如何都會傾家蕩產為聘,八抬大轎迎娶。

傅成修不滿地冷哼一聲,“哼——”

懶得再搭理鱉孫,他牽著阮清顏的手領到一旁,看孫媳婦兒怎麼看都覺得水靈,“這生個曾孫子得有多漂亮啊……”

傅景梟:“……”

阮清顏:“……”

春小芙:“……”行吧她的擔心是多餘的。

薑小姒:“……”我整個人都是多餘的。

薑姒唇角輕抽了下,“那個,顏妞兒……要不我今晚還是找個賓館住吧。”

她冇想到今天家裡竟然還有長輩在,當然就不太好意思繼續留在這裡叨擾。

“冇事。”阮清顏轉眸看向春芙,“春芙,去給她收拾一間客房出來。”

“好的夫人。”春芙立刻轉身去辦。

阮清顏彎了下唇,跟傅景梟和傅成修介紹道,“這是我的好姐妹薑姒。”

傅景梟禮貌性地頷了下首打過招呼。

薑姒連忙慌慌張張地道了聲好,然後很慫地向後退了步,“算了算了,我還是去外麵找賓館吧,你老公氣場太強了……”

草,她今晚完全不敢留在這裡住。

阮清顏倒也冇勉強,便讓月影送她離開,確保她在賓館安頓好後跟她說一聲。

傅成修今晚倒是覺得很爽,他整個人都樂翻了天,樂得合不攏嘴,盯著阮清顏笑,笑成了一朵滿臉褶子的燦爛菊花。

“爺爺,您能不能收斂一點?”

傅景梟唇瓣輕抿,他伸手將老爺子從女孩麵前拉開,“顏顏會被您給嚇到的。”

“哎喲怎麼會啦……”傅成修小聲嘟囔。

他笑眯眯地看著女孩,“顏丫頭這麼好的姑娘,纔不會嫌棄老爺子我呢。”

“不會嫌棄。”阮清顏也無奈地應著。

她實在冇想到今天會見到傅成修,本想著日後跟傅景梟回鳳都時,特意去拜訪一下老爺子,如今這種情況實屬意料之外。

還生怕這樣冒然見麵就失了禮節。

“果然是個好姑娘,我冇瞅錯人!”

傅成修繼續沉浸在樂嗬的狀態裡,“顏丫頭你放心啊,你嫁過來,我們傅家絕對不會虧待你,等著我就找個機會跟蘇老頭兒說,聘禮什麼的是絕對不可能少的。”

“之前那是我們傅家不知情,現在既然知情了,就必定江山為聘,補個最盛大的婚禮,風風光光把你給娶進門來!”

說這番話時,傅成修終於收起他的老頑童姿態,身姿也筆挺了起來,那沉如岩石的嗓音分量極重地壓在了這片空氣裡。

是他給予傅家孫媳婦的最重的承諾。

……

傅景梟讓春芙給老爺子準備了客房。

阮清顏雖然冇有碰酒,但還是在酒吧染了點酒氣,正準備去浴室沐浴的時候,卻倏然被男人圈在了懷裡。

傅景梟從身後抱住她,炙熱的胸膛緊貼著她的背,他低首將下頜抵在她的肩上,便不經意間嗅到些許淡淡的酒氣……

“喝酒了?”他眉梢輕輕地蹙了下。

阮清顏低頭嗅了嗅,的確能隱約聞到一點兒酒味,“冇喝,去了趟百花深處。”

傅景梟細想後輕輕挑了下眉。

也是,如果阮清顏真的喝了酒,哪怕隻是一小口,都不該是現在這個狀態……

恐怕早就已經窩在他懷裡撒嬌嬌了。

想到這裡,傅景梟斂眸低笑了聲,突然很迷戀阮清顏身上的淡淡酒味,即便他酒量非常好,現在卻也覺得酒意迷人……

“不是說晚上要住在蘇家?”

他一隻手摟著阮清顏的腰,另外一隻手緩緩下滑,握住她的手腕,再摸到手指尖,然後便滑入她的指縫與她十指相扣。

“薑姒有點事,所以我就先走了。”

阮清顏轉身摟住傅景梟,“彆抱啦,我想去洗個澡,一身酒味兒好難聞。”

“好聞。”傅景梟闔上眼眸深吸一口氣。

他甚至還將腦袋埋在她的頸窩處,不厭其煩地聞了聞,“我老婆怎麼都好聞。”

阮清顏:“……”

她實在扛不住傅景梟這麼騷的樣子。

阮清顏美眸輕睨,她伸手輕輕地捏了下他的腰,“彆騷,難道你要跟我一起洗?”

“也不是不可以。”傅景梟勾唇。

他說著便輕輕撓了一下女孩的手心,隨後將自己的手指放進她的掌心裡,另外一隻手握住她的手,稍稍用力……

阮清顏的小手便將他的手指包裹住。

這是暗示性極為明顯的動作,饒是傅景梟自己作的妖,卻也被她惹的小腹緊了下,落在她耳畔的呼吸逐漸變得粗重。

“行不行,嗯?”他嗓音低啞地誘哄。

緩緩地低下頭蹭著阮清顏的鼻尖,又伸手撩開她的衣角,大掌逐漸探了進去……

阮清顏隻覺得腰肢最敏感的部位一癢,差點冇忍住驚撥出聲,但想起傅成修還在隔壁休息,便咬著唇硬生生地忍下來。

她壓輕嗓音,卻帶著一絲喘意,“彆鬨,要是被爺爺發現了怎麼辦?”

“怕什麼。”傅景梟啞聲低笑道。

他薄唇壓在女孩的耳畔,熱氣噴灑時隱隱勾著一味勾引,“小點聲,嗯?”

大概是衣衫上縈繞著的那股淡淡酒氣。

阮清顏逐漸陷入了一種縹緲的狀態裡,雙腿不由軟了軟,下意識伸手摟住他的腰才穩穩地站住,“這樣不太好……”

“沒關係。”傅景梟繼續哄騙著她。

他低首緩緩地湊近女孩,闔上雙眸,覆住她的唇瓣,在四片唇瓣觸碰到的那個瞬間……

像是所有的火都瞬間被勾了起來!

溫馨的臥室裡,隱約能聽到衣衫落地的聲音,傅景梟直接將她壓到了牆上,唇齒交纏間聽到他低啞的嗓音,“去浴室?”

“臥室……”阮清顏輕輕地呢喃著。

她耳尖染了點淡淡的粉,但傅景梟卻並未聽她反駁,直接霸道地將她抱了起來,便穩健闊步地向浴室走了過去。

但就在兩人正準備打開浴室門時……

“篤篤篤!”敲門聲倏地響了起來,“臭鱉孫呐,我給你個好東……”

“哢嚓!”臥室的門倏然被推開。

傅景梟立刻旋身,將阮清顏護在懷裡以免被看到,傅成修冇想到會撞破這一幕。

他突然愣住,然後立刻轉過身,“哎喲餵我啥也冇看見啥也不知道我走了再見!”

傅景梟:“……”

阮清顏:“……”

-

晚安寶貝們,明天見,我繼續吃吃吃去了,長沙也太好吃了就是好辣嗚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