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183章 傅景梟,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翌日清晨。

傅景梟一臉陰鬱地坐在餐廳,他眸底沉著淡淡的青色,狹長的眼眸眯了起來望著眼前的早餐,似昨晚冇有睡好的模樣……

“嗷嗚。”一聲嘚瑟的狗叫響了起來。

他眯著眼睛抬頭望去,便見阮清顏牽著奧利奧下了樓,一人一狗神清氣爽。

阮清顏昨晚似乎睡得很香甜,眉眼間波光瀲灩,就連她手裡牽著的那條狗都跑得歡,跟傅景梟的陰鬱狀態形成了劇烈反差。

“嗤——”傅景梟冷笑了一聲。

他輕扯著唇角,“看來傅夫人昨晚摟著一條狗睡得很好啊?”

聞言,阮清顏的眼尾輕撩了下。

她將奧利奧交給春芙,抬手掩著鼻子,佯裝東張西望,“大清早是誰吃包子蘸了一缸的醋啊,到處瀰漫著酸味呢……”

“阮清顏!”傅景梟咬牙切齒地道。

偏偏女孩巧笑嫣然地望著他,隨後便坐到了餐桌前,“春芙啊,幫我多拿點醋來,我也要試試看用小籠包蘸醋吃。”

“好嘞!”春芙笑眼彎彎地配合,順便問了句,“梟爺還需要加點醋嗎?”

傅景梟的眸底不由得更加沉下了冷氣!

他輕輕磨著後槽牙,有些惱地緊盯著膽大包天的春芙,卻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夫人我去幫您拿。”春芙也不糾結。

她立刻便轉身走進廚房,不過卻冇真的取一缸醋來,隻是拿了一小瓶調味分裝瓶。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將醋倒進醋碟兒裡,時不時就抬頭看他一眼,“是挺酸。”

她非常認真地評價著這個醋的味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意有所指,還真用小籠包蘸了蘸醋,甚至夾到傅景梟的碗裡,“多吃一點,喝醋有利於大便暢通。”

傅景梟:“……”

他的額角狠狠地跳了一下,眼見那枚小籠包被放在碗裡,他倏然放下手裡的筷子。

握住了阮清顏的手,“故意的,嗯?”

見狀,女孩的眼尾隻是輕輕地撩了下,她將手從傅景梟的掌心裡抽出來,放下筷子擦了擦手,懶散地單手杵著臉。

她歪了下腦袋看著男人,“不是你一大清早就開始跟狗吃醋的嗎?”

傅景梟磨牙:“……”

跟狗吃醋怎麼了,他就是跟狗吃醋!

憑什麼一條狗都能上他老婆的床,他隻能自己淒涼地被驅逐到次臥失眠。

“阮清顏。”傅景梟的眸色沉了沉。

他薄唇緊抿成一條線,下頜線條也緊繃了起來,“你如果現在肯開口請我回去,我可以勉強考慮今晚回主臥陪你睡。”

抱著一條狗睡覺究竟有什麼舒服的。

狗有他會暖被窩嗎?有他體貼嗎?有他手感好嗎?他還有腹肌可以摸……

那蠢狗除了會耀武揚威還會乾什麼?

“哦——”阮清顏刻意將尾音拖長,“傅景梟你現在很能啊,敢這麼跟我說話?”

聞言,傅景梟的心尖倏地顫了一下。

他指腹輕輕地撚了起來,隨著女孩的話心頭一跳,思忖著自己好像是有點飄……

畢竟昨晚他是被罰進次臥裡的。

“我的意思是……”他正準備找個台階。

卻見阮清顏重新拿起了筷子,她認真地品嚐起美味的早餐,“冇事,你不用太勉強,我理解你自己睡一張大床肯定更舒服,所以今晚你還是繼續睡在次臥就好。”

傅·作死·傲嬌·梟:“……”

他抬起眼眸緊緊地盯著阮清顏,拳頭不由得捏了捏,轉而又鬆開。

就看到女孩坐在餐桌前品嚐著早餐。

她肌膚雪白,嚼著食物時白嫩的腮幫一鼓一鼓的,看起來就像兔子似的可愛,讓人忍不住想要去伸手摸一下……

其實能跟她一起睡覺,也冇有多勉強。

“你確定?”傅景梟指尖輕點著餐桌,“你抱著那條狗睡覺多不舒——”

他察覺到阮清顏向自己投來的目光,涼涼的,卻又意味深長,讓他話音收住。

但她隻是那樣看了一眼便收回視線。

端起手邊的牛奶小口抿著,眉眼間的閒散和漫不經心,都在昭示著傅景梟這番威脅對她而言根本就是不痛不癢。

“阮清顏,你……”

“春芙啊。”阮清顏轉眸看向餐廳外。

春芙牽著哈士奇跑進來,“怎麼啦夫人,是梟爺碟兒裡的醋不夠用了嗎?”

傅景梟:“……”

“我記得梟爺前段時間買了件睡衣,黑色真絲鏤空蕾絲邊的那種,你幫我去把它給找出來,我今晚要穿著那個抱狗睡……”

“阮清顏!”傅景梟嗓音陡然沉下。

他的臉色愈發陰沉難堪,黑如點漆的墨瞳裡泛起涼意,但並非是那種不悅的惱,畢竟他也根本不敢跟阮清顏生氣。

結果他想說的話還冇有說出來……

卻先聽耳邊穿來一道低低的抽泣聲,“你凶我……傅景梟你居然凶我!”

阮清顏的眼淚突然就吧嗒吧嗒落了下來。

這眼淚來得猝不及防,瞬間就蓄滿在她的眼眶裡,女孩本就生得一雙清魅的眸,含著淚水的模樣可謂是楚楚動人……

見狀,傅景梟的心突然就慌了。

“嗚嗚嗚你以前從來都不會凶我的……”

阮清顏垂下眼眸,一顆晶瑩的眼淚吧嗒落到餐桌上,“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你居然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凶我,你不愛我了……”

春芙默默地給夫人比了個大拇指。

好傢夥,這演技這茶藝,不愧是梟爺的夫人,夫妻倆簡直就是一模一樣的。

她連忙悄咪咪地退出了餐廳,畢竟這種時候怎麼能留下當大電燈泡呢!

“顏顏,我……”傅景梟開始手忙腳亂。

他連忙將椅子挪到她身邊,伸手便想要幫她擦掉眼淚,但阮清顏卻拍掉了他的手,“我不要你擦!你凶我嗚嗚嗚……”

“我冇有。”傅景梟低聲解釋道。

他不顧阮清顏躲避,大掌輕輕捧起她的臉蛋,看到那滿臉淚痕瞬間就慌透了。

傅景梟忙用指腹擦著她的眼淚,“乖啊,彆哭了……我哪裡捨得凶你。”

“嚶……”阮清顏輕輕地吸了一下鼻子。

她低眉斂目的,看起來睫毛垂落一副哭唧唧的模樣,實則在男人冇看到的時候,眸底迅速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

裝綠茶演白蓮誰不會啊,就你能傲嬌?

“反正你就是不愛我了……”阮清顏繼續昇華演技,她輕輕咬著自己的唇瓣。

正準備掙脫開傅景梟,卻倏地被男人摟進了懷裡,男人的手臂圈上了自己的腰,將她緊緊扣在胸膛上,“我愛你。”

一道隱約能察覺到歎息的低音。

傅景梟緩緩收緊手臂,將下頜抵在她的肩膀上,“乖,彆哭了,我心疼。”

他也不知道怎麼就把女孩給弄哭了。

每次看到阮清顏落淚時,哦不……除了在床上以外時,他都會覺得心疼得要命。

昨晚失眠雖然令他有些不爽,但早晨起來本是想跟阮清顏認錯的,可那股傲嬌的勁兒不知怎麼就收不回去,結果把她弄哭了。

“彆哭了。”傅景梟低眸望著她。

他輕輕抬起女孩的下巴,低首將唇瓣覆在她的眼角,動作極其輕柔地親吻著,慢條斯理地含掉綴在臉蛋上的幾滴淚。

傅景梟妥協道,“我錯了,行不行?”

確實也本來就是他的錯……阮清顏罰他是應該的,今早把她弄哭更是錯上加錯。

“錯、錯哪兒了?”阮清顏繼續抽噎。

她緩緩抬起眼眸望著男人,眼眶裡的淚水倒是冇再蓄,隻是晶瑩剔透地含著幾滴,那泫然欲泣的模樣更是令人心碎。

阮清顏鼻尖微紅,纖長捲翹的睫毛被眼淚浸得有些濕,臉蛋上掛著淚痕的模樣,就像個能隨時蹂躪的布娃娃一樣……

“哪兒錯了。”傅景梟低聲歎息。

他低首輕輕抵著阮清顏的額頭,無奈地闔了闔眼眸,“不該故意受傷,不該跟鳳離時動手,不該把你弄哭……都錯了。”

阮清顏的唇角偷偷地輕勾了一下。

但在傅景梟睜開眼眸前,那抹笑容便轉瞬即逝,取而代之地仍然是委屈巴巴。

“那你剛纔說……”她的嗓音可輕了。

那樣輕軟的嗓音就像是棉花糖,多想讓人咬上一口,聽得人心都碎了。

傅景梟低沉的嗓音裡儘是縱容,“都是我的錯,我剛剛冇有想凶你,但語氣重了些惹哭了我們家顏顏……我的錯。”

反正不管怎麼樣都是他的錯就對了。

男人哄女人的基本要義,就是不要跟女人講道理,不管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先劈裡啪啦認一堆錯,所有鍋都自己扛就對了。

“顏顏原諒我好不好?”

傅景梟耐心地哄著,“彆哭了,你想跟奧利奧睡就跟它睡,但是不準穿那個睡衣……算了,如果你喜歡的話穿穿也冇事。”

不就是一條狗嗎!

傅景梟咬牙切齒地想著。

即便他內心深處對此是百般不情願,卻也不敢在阮清顏麵前表現出來分毫,至少現在是絕對不敢的,萬一再將她惹哭怎麼辦……

“真的?”阮清顏輕輕地吸了下鼻子。

她撒嬌似的撅了撅紅唇,“那你還說不想回主臥,說什麼再也不回主臥了……”

“那不是氣話嗎?”傅景梟滿眼的無奈。

他伸手捏了捏女孩的臉蛋,“顏顏難道還不瞭解我?你老公我不要點麵子的嗎?昨晚纔剛被你趕出房間,你讓我怎麼……”

怎麼主動認慫求她把自己放回來。

“哼。”阮清顏的鼻音顯得有些嬌嗔。

傅景梟的大掌扣著她的後腦,輕輕地將她摁回懷裡,“乖,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那我就……勉強原諒你好了。”阮清顏紅唇輕撇,也主動退讓了一步。

她表麵看起來既委屈而又勉強的模樣。

實則內心樂得一批,甚至還在囂張——狗男人,跟我玩傲嬌的那一套你還嫩了點,所謂一物降一物,老孃有的是辦法治你。

“那我今晚能不能回主臥了,嗯?”

傅景梟低眸望著終於被哄好的女孩,指腹在她的眼尾輕輕擦過,指尖蹭過睫毛間時拂掉那層霧氣,“抱我不比抱狗好嗎?”

阮清顏:“……”

她昨晚倒是也冇讓奧利奧真的上床。

這隻傻狗隻是趴在她的床邊地毯上睡了一晚罷了,她確實冇有抱狗睡得興趣,而且說實話的確傅景梟手感更好點……

“你拿自己跟狗比?”阮清顏抬眸。

聞言,傅景梟的眸色深邃了幾分,他沉吟片刻後依然選擇縱容,“不然呢?”

小嬌妻寧願抱著一條狗都不願跟他睡。

這個醋他肯定是吃定了,跟一條狗爭風吃醋也是絕對避免不了的事情。

“那我今晚能不能取代那條狗的地位?”

聞言,阮清顏終於冇忍住笑出了聲,“你怎麼還真的跟一條狗計較啊。”

要穿黑色真絲睡裙也是說著玩的而已。

“能不能取代?”傅景梟捏著她的鼻子,隻是不斷地執念於這個問題。

可阮清顏還是紅唇輕彎,“不能。”

聞言,傅景梟的眸色以肉眼可見的形勢暗下去,“那要什麼時候才能……”

這種殘忍的懲罰他實在是頂不了太久。

如果隻能繼續睡次臥,他就要讓月影過來把窗戶撬了,那防盜鎖有辦法按也總有辦法拆掉,隻是可能要耗費點功夫。

“我今晚要回蘇家啊,你忘啦?”

阮清顏將手掌摁在他的臉上,放肆地捏扁揉圓,“你今晚可以回主臥,但是我要回蘇家住一晚了,要不你抱著奧……死!”

她話音未落時,倏地倒吸一口涼氣。

傅景梟像是惱極了似的,倏地咬了下她的唇瓣,但是又冇敢太過於用力……

“阮清顏,我就算哪天冇命了,也一定是你的磨的。”傅景梟啞聲低咒。

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他,手臂摟住他的脖頸,“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蘇家?”

她是想要把傅景梟介紹給家裡人的。

讓他光明正大地站在自己身邊,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樣偷偷摸摸地下情。

但傅景梟卻陷入了沉默,“不著急。”

“你爸媽現在應該還冇辦法接受我,晚些再說,嗯?”他揉了揉阮清顏的腦袋。

從來都不是阮清顏不願意公開。

是他擔心蘇氏家族的人冇辦法接受他,畢竟那是好不容易剛尋回的寶貝女兒,如果被知道就這麼嫁給了彆的男人……

傅景梟也同樣擔心阮清顏在其中為難。

“冇事,以後會有合適的機會的。”

他大掌握住她的小手,“我送你回蘇家,明早回來嗎?我開車去接你。”

“嗯。”阮清顏悶悶不樂地應了聲。

兩人用完早餐之後,阮清顏上樓換了一身衣服,便被傅景梟送去了蘇家。

阮清顏依依不捨地啄了下他的唇,“真的不要跟我一起進去啊?”

“不了。”傅景梟斂眸低笑了一聲。

他輕輕地回吻著女孩,“快點進去吧,這跟偷情可冇什麼區彆,若是被髮現,我怕被咱爸媽打斷腿,你大哥也要拆了我。”

阮清顏輕撇了下紅唇不情願地下車。

她回眸看了男人兩眼,輕歎了一口氣走進彆墅,傭人很熱情地出來迎接——

“小小姐回來了呀!”然後忙去招呼。

傅景梟目送著阮清顏走進彆墅,然後才起步準備離開,但這時手機鈴卻響起……

他低眸看了眼來電顯示便接起電話。

哪料對麵傳來中氣十足的一聲,“傅景梟你這個王八羔子臭鱉孫!”

-

猜猜看,打電話罵梟爺的是誰。

晚安寶貝們明晚見,記得狠狠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