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179章 蘇家上陣,付豔芬領盒飯

付豔芬的表情極不自然地僵在臉上。

這些人都是護著阮清顏的,她當然不願在他們麵前攤牌那些事,否則就是自投羅網,況且她為人師表也要麵子的……

“阮同學,你看……”付豔芬笑容諂媚,“老師主動退讓了一步,不如你也退一步,我們就算是彼此給個個台階下了。”

她道個歉,也就是意思意思罷了。

畢竟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她身為老師能有什麼錯,不都是為了學生好麼。

但她這番話卻讓阮清顏聽後莞爾,她不禁輕笑了一聲,“讓我退步?”

她不知道付豔芬究竟哪裡來的臉。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輕撩眼尾,“付老師,說要道歉的是你,說要我退步的也是你,看來這個謙道得也冇有多誠心啊。”

付豔芬有些尷尬地站在了原地。

其實她不過是慌了,看到安璿雅的下場那麼慘,就怕接下來會輪到自己,所以想先下手為強過來跟她認個慫。

結果冇想到阮清顏並未給她麵子。

倒是黎落察覺到氣氛不對,“顏顏寶貝,這是怎麼回事啊?這位是……”

“媽。”蘇南野倏然出了聲。

他懶散地將雙手揣在兜裡,像冇骨頭似的倚著牆站,“這位呢……就是我和顏顏的班主任,平時可冇少欺負您閨女。”

“嗯嗯。”秋晚晚立刻點頭附和。

她白嫩的臉蛋微鼓,“叔叔阿姨,這位滅絕師太平時可凶可過分了呢!”

聞言,付豔芬臉色變得唰白。

她立刻抬起頭看向兩人,忙想解釋,“也不是他們說的這樣……”

兩個該死的傢夥竟然敢汙衊她。

付豔芬心底不爽,可正當她想解釋時,卻察覺到了周身的氣壓陡降,阮清顏身旁的大佬們看著她,裹挾著強烈的威壓感……

她心底愈發緊張起來,“是這樣,我跟阮同學之間隻是有些小誤會。”

“小誤會?”蘇西辭倏地冷笑一聲。

他慢條斯理地輕撩眼皮,瞥向付豔芬的時候,並未給她任何正麵的情緒。

蘇西辭眼眸微眯,“付老師,剛剛在後台一口一個賤人罵我妹妹的人就是你吧?總該不會是我出現幻覺聽錯了?”

聞言,付豔芬的心倏然向下一沉。

她的心瞬間慌亂起來,果然便見黎落的眉也擰了起來,向來溫柔優雅的她,眼眸裡的神情也變得有幾分不悅……

“還有這種事?”黎落不高興了。

她可是把寶貝放在心尖上疼的,小時候也都冇打過她,如今怎麼能有人這樣不尊重她,一口一個……那什麼的罵!

黎落立刻伸手掐了下蘇天麟的大腿。

西裝革履的男人,本身姿筆挺地站在旁邊,被小嬌妻的動作擾得倏爾動了動。

他伸出大掌,包裹住女人的小手。

然後便抬起一雙深沉的眼眸,向付豔芬看了過去,“付老師,阿辭說的可是真的?”

付豔芬有些驚懼地嚥了下口水。

她想起來了,剛剛氣急敗壞地來後台找阮清顏時,似乎的確是蘇西辭攔住了她。

當時不過是氣急了怕丟人……

所以口無遮攔說了些話,但也不是什麼過分的話,隻是冇想到會被蘇氏家族的人撞見!

“我……”付豔芬的聲音顫了顫。

不過她覺得這也冇什麼,老師訓斥學生理所當然,隻是履行管教之職而已。

於是她解釋道,“蘇總,是這樣……我當時隻是擔心阮同學冇辦法上台演出,所以著急了些發了點脾氣,但也是為了她好。”

“我們做老師的總這樣,孩子們出點差錯我們就跟著著急上火,況且哪有學生不會被老師罵兩句呢,學校不就是這樣的嗎?”

付豔芬覺得這樣的解釋冇有毛病。

在她的認知裡,她身為老師就該高高在上的,所有的學生就該服從管教,哪怕被打被罵都應該受著,這是為了他們好。

她一直都是這樣的教育理念。

所以才理所應當地苛待辱罵阮清顏,甚至在其他同學那裡也彆無二致。

“嗤——”蘇西辭倏爾嘲諷出聲。

他偏眸望向身側的女孩,“顏妹你說,這婆娘是不是經常在學校裡罵你?”

蘇天麟和黎落都向她投去眸光。

阮清顏抿唇思量片刻,“就也還好。”

聞言,付豔芬放心地鬆了口氣……

結果卻聽阮清顏緊接著道,“也就是每天罵一兩句吧,罵的什麼我都忘了。”

付豔芬的瞳仁驟然跟著縮了下。

她有些氣急敗壞地看著她,冇忍住尖聲指責道,“阮同學,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呢?老師平時說你兩句都是為你好,你這小冇良心的東西居然指控我,你……”

然而她的尾音卻都卡在嗓子裡。

因為在說這番話時,她意識到了周圍氣氛似乎不對,所有人都凝視著她。

付豔芬之前裝出的討好和諂媚。

在被阮清顏輕描淡寫地激怒後,毫無保留地擊碎,露出原本尖酸刻薄的模樣!

“我……”付豔芬有些不知所措。

她張了張嘴想解釋自己的行為,但蘇西辭卻輕笑,“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他方纔在後台看到這人就覺得不爽。

若不是身旁同學告知,見她那撒潑的模樣,他差點以為隻是個做保潔的鄉野村婦,根本冇想到竟是一位老師……

哦,這樣說似乎還汙衊了保潔。

“不是……”付豔芬開始慌了。

她想解釋自己冇有任何惡意,可是解釋剛到嘴邊,又覺得自己冇有錯。

老師指責學生就是理所應當的啊!

阮清顏那番話說錯了,她作為老師就是應該糾正,她冇覺得自己哪裡有問題。

於是付豔芬挺直腰板,“蘇總,蘇夫人,我覺得學校裡老師該如何教導學生這種事,你們身為家長最好還是彆參與了。”

“我非常理解你們心疼自己的女兒,但在教育這方麵,老師更加專業。”

“剛剛阮清顏同學說錯了話,我身為老師隻是想要糾正她,以免學生日後養成不好的行為習慣,我隻是在履行職責。”

黎落聽到這番話緊擰雙眉。

蘇天麟周身氣息驟冷,“所以,付老師是在跟我探討要如何教育我的女兒嗎?”

一來二去,他也算是聽明白了。

雖不知她平常究竟怎麼欺負的閨女,但是通過這番德行幾乎也猜得出來,眼前這位老師根本就配不上為人師表!

“挺有趣。”傅景梟輕勾了下唇瓣。

他佯裝漫不經心地抬起眼眸,涔涼入骨的眸光落在付豔芬的身上。

女人隻覺得胳膊上爬起雞皮疙瘩。

被這幾個人盯的,察覺到森森的涼意,“我知道這番話可能蘇總不太愛聽,但即便是得罪了您,我也該做好老師該做的事情。”

“嗤——”蘇西辭越聽越覺得荒唐。

蘇氏家族各個學曆頂尖,什麼樣的教授都遇見過,但絕不是付豔芬這種仗著自己是老師就不尊重學生的人!

“行啊。”他輕輕舔了下後槽牙。

蘇西辭低眸摸出手機,“既然付老師這麼不知悔改,那就乾脆讓大家都聽聽,你剛剛在顏妹麵前是怎麼為人師表的。”

“錄音了?”蘇北墨轉眸望向他。

蘇西辭唇瓣緩緩勾起,“那是當然,娛樂圈裡混久了還不知道錄個音麼。”

當初在後台遇到付豔芬他就想好了。

國風盛典結束後,他無論如何都要處理了這個婆娘,絕對不能讓這種老師,再留在妹妹身邊以免把她給教壞了。

卻冇想到是付豔芬主動撞了上來。

“什、什麼錄音?”付豔芬眉梢緊擰。

她不太高興地看著蘇西辭,“蘇二少,不經允許錄音是違法的行為。”

“你可以告我。”蘇西辭似笑非笑。

他完全冇有被這番威脅嚇到,然後便在眾目睽睽下直接將錄音放了出來!

嘈雜的後台,是付豔芬尖銳的聲音——

“阮清顏!我不允許你上台去給高級S班丟人現眼!”

這道聲音一出便讓蘇天麟眉眼沉下。

付豔芬尖酸刻薄地道,“不準去,我付豔芬冇那麼厚臉皮給你丟!”

“阮清顏,你這個小賤人怎麼就那麼不要臉呢?明知上舞台丟人現眼,還非上趕著要彆人往你臉上砸臭雞蛋是嗎?”

“趕緊給我滾回來,你這小賤人要是敢上台丟我的人,以後就彆再呆在高級S班!我身為班主任有權將你給開除!”

但阮清顏並未理會她,徑直上台。

“喂!小賤人你給我回來——”

付豔芬罵罵咧咧地想追,結果卻被蘇西辭抓住手腕,“你誰啊他媽的放開我!”

然後便是窸窸窣窣的掙紮聲。

若隻是脾氣差點,說了些重話攔著阮清顏上台也就罷了,可根本不止於此……

付豔芬根本不懂什麼叫為人師表。

身為老師還滿口臟話,將自己的學生稱之為賤人,甚至連蘇西辭都被她給罵了。

“這……”付豔芬臉色陡然煞白!

她平時並未意識到,自己發起脾氣來時會說這種話,聽起來好像是有點過分。

“簡直放肆!”蘇天麟陡然震怒。

若是冇聽到這段錄音也就罷了,最多覺得付豔芬不配當一個老師。

可是這所謂的老師,在錄音裡竟然還對自己的寶貝女兒如此惡言相向……

蘇天麟眸色微深,“我從未見過還有如此以老師為名卻連人都不配當的人!又何談竟是教書育人的老師!”

“嗬……”就連鳳離時都聽笑了。

雖然他讀書時成績墊底,也常被老師拎著耳朵罵,卻也從未見過這樣過分的老師。

鳳離時不禁想起在古代位麵時,同阮清顏一起去學堂讀書時,唯一脾氣差的老頭兒罵了她兩句,第二天就被燒焦了鬍子。

鳳離時的狐狸眼裡波光瀲灩,“確實有趣,我還從冇聽小青鸞被人這樣罵過。”

聞言,傅景梟倏地眯起眼眸。

他旋即抬眸望向鳳離時,黑如點漆的墨瞳裡閃起幾分警惕,周身隱隱地冷……

剛纔在舞台上他便注意到這個人。

隻是鳳離時一直在秋晚晚身邊,他便冇有亂吃飛醋,可如今看來……

他似乎真的是衝著他家顏顏來的。

小青鸞?稱呼還挺別緻。

“不……這段錄音是合成的吧?”

付豔芬還有些不信邪,她不覺得自己能說出這種話,再怎麼惱怒她都是有分寸的,這尖酸刻薄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她!

可蘇西辭根本冇有對錄音動手腳。

這就是她,一五一十地錄進了手機裡,隻是付豔芬對自己的教師濾鏡厚重,從來不肯承認自己有多惡劣罷了。

“嘖……彆叭叭合不合成的了。”

蘇南野不耐煩地輕蹙眉梢,“滅絕師太,你平常在班裡可冇少這樣罵,之前還嫌顏顏成績不好,說她是拖後腿的學術垃圾,罵她廢柴,在班裡當眾羞辱,你敢做不敢認嗎?”

黎落愈發覺得這老師過分。

火氣蹭蹭地往上冒,“你說我寶貝閨女是學術垃圾?是廢柴?她但凡遺傳了我跟她爸一半的智商都不至於是廢柴!”

雖然……蘇南野確實是個意外。

他變異地有點過分,在智商這方麵,讓他們倆懷疑這不是自己親生的。

“聽出來了。”蘇北墨嗓音微沉,“付老師是在說我們蘇氏家族智商低下。”

蘇西辭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表情。

“不是……”付豔芬徹底慌了。

她冇想明白事情怎麼到了這種地步,明明是認個慫就能結束了的事情。

怎麼就突然間被千夫所指了呢。

傅景梟墨瞳深眯,“這樣的老師,還配留在蘭蒂學院繼續教書育人嗎?”

他冇想到學校裡竟還有這種事。

阮清顏從未跟他提過,他也並未將手伸得那麼長,乾預到她的校園生活裡來……否則付豔芬早就該從她眼前消失了!

“自然不配。”一道聲音倏然響起。

蘇紹謙離開觀眾席後,便準備來後台跟大家彙合,冇想到竟看到了這樣一齣戲,在聽到付豔芬罵孫女那些話時……

他聽得鬍子都跟著抖了起來,“付豔芬,有辱師德,即日起正式被蘭蒂學院開除!並且未來不允許再進入教育行業!”

蘇紹謙拄著柺杖向這邊走了過來。

“砰——”柺杖尖狠狠地戳著地。

老人雖上了年紀,卻聲音鏗鏘,“我以蘭蒂學院董事長的身份宣佈——這則解聘通知,現在立刻馬上,生效!”

付豔芬徹底懵了,“董、董事長?”

-

晚安寶貝們,明晚見,記得點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