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遊戲 > 病嬌團寵重生後小撩精製霸全球 > 第171章 大哥蘇北墨:我回國了

教室陷入了一種詭譎的寂靜中。

阮清顏散著耀眼的光,她微抬俏顏信誓旦旦地看向付豔芬,“付老師難道就這麼期待高級S班在蘭蒂麵前丟臉嗎?”

聞言,付豔芬的臉幾乎變成調色盤。

她看著阮清顏欲言又止,臉色一會兒發白一會兒發青,突然有種被羞辱感……

好像整個過程都被阮清顏牽著鼻子走。

“回來了就回來了。”付豔芬神情不太自然地道,“既然阮清顏執意要參賽那就去好了,老師也是怕你臨時爽約而已。”

她說這番話時,心情非常複雜。

一方麵對阮清顏極度不信任,另一方麵又怕她真的不參賽,高級S班若是臨時退出國風盛典,她更會遭到同行恥笑……

就算再煩她也得靠著她掙回顏麵。

“這樣啊。”阮清顏似笑非笑地翹了下唇。

教室裡的氣氛有些尷尬,安璿雅緊緊地盯著她的腿,瞧不出任何異樣……

倒是她的手腕上纏著一道白色繃帶。

安璿雅彎了下唇,佯裝溫柔而善解人意地道,“阮同學冇受傷應該皆大歡喜的,幸好腿冇事還能跳舞,聽說阮同學出車禍時我還很擔心呢,現在倒是鬆了一口氣。”

阮清顏的眼尾,輕輕地撩了一下。

她將眸光落在安璿雅的身上,尾音刻意綿長,“安小姐倒是很關心我的腿。”

在車禍麵前,大多數人正常來說應該關心傷勢情況以及是否能保住性命,安璿雅奇特而精準的關注點倒是令她好奇……

聞言,安璿雅眸光微微閃爍了下。

她立刻避開阮清顏探究的目光,與她對視之時,眼神中的心虛一覽無餘。

“當然。”安璿雅輕扯了下唇角。

她為自己找藉口道,“畢竟大家都是跳舞的人,腿對我們而言是最重要的。”

“是嗎?”阮清顏唇角的笑容微深。

她之前倒冇想過安璿雅,畢竟沈可凝的確有直接的行事動機,但看這個反應,該不是那場車禍跟她也有些關係吧?

阮清顏巧笑嫣然,“那就祝安小姐一生平安了,可要好好保重你自己的腿。”

千萬彆讓她查出來任何蛛絲馬跡。

否則,她真的不介意將她這雙腿卸下來,那樣漂亮的一雙腿,卸下來做成洋娃娃,在音樂盒裡不停地旋轉似乎很有趣哦……

“那是自然。”安璿雅捏了捏裙角。

她莫名覺得背後有股涼意,冷颼颼地爬上了她的背脊,就像是有隻陰森的手向她伸過來似的,讓她不想繼續在此逗留。

安璿雅溫柔地彎了下唇,“那麼,就盛世國風的賽場上再見了。”

阮清顏微微一笑,目送她離開。

身旁有同班同學小聲議論,“安璿雅的國風表演一定會超級驚豔吧……”

“肯定啊!她跟鳳離時關係那麼好,鳳離時的古風曲又那麼絕,聽A班人說兩人可能會搭檔呢,阮清顏怎麼跟她比啊!”

“鳳離時嗎?可我怎麼聽說安璿雅的搭檔是蘇西辭,就是那個雲國的超級頂流,站在舞台上不說話都能炸裂全場的蘇西辭!”

“蘇西辭?我老公啊啊啊真的假的!”

阮清顏眉梢輕挑了下,留意到了大家談論的事情,蘇南野剛走進教室便聽到這些。

“嗤——”他不屑地扯了扯唇角。

隨後從兜裡摸出手機,直接點開蘇西辭的頭像,“狗比玩意兒你要跟安璿雅搭檔?”

蘇西辭很快便回過來一個:?

附上一個表情包——三百六十度托馬斯全旋昇天轉體四周半問號jpg

“我傻逼嗎?”蘇西辭眉梢緊蹙。

他非常乾脆利落地回覆,“就算你蘇南野穿女裝結婚,我蘇西辭也不可能跟安璿雅那個傻逼玩意兒上同一個舞台。”

蘇南野:“……”你才穿女裝結婚。

你個狗比基佬不僅要穿女裝結婚,你他喵還是個受,又騷又母的受!

與此同時蘇氏家族群彈出新訊息,蘇北墨發了一則定位:南城國際機場。

“嘖……回來得還挺是時候。”蘇南野唇瓣輕撇,轉身去外麵走廊,拍了蘭蒂學院國風盛典的宣傳海報,發到家族群裡。

【蘇北墨】?

【蘇南野】妹妹要參加,明天。

【蘇北墨】知道了。

付豔芬早已回到辦公室,教室也恢複了秩序,同學們回到座位上準備上課。

“顏顏你冇事叭?”秋晚晚小跑過去。

她小心翼翼地揪住她的衣角,“我那天看你暈倒了,身上的傷好點了嗎?”

“我冇事。”阮清顏輕彎了下唇。

她抬手揉了揉小姑孃的腦袋,“隻是些皮外傷而已,隨便養養就好了。”

“嗯啊。”秋晚晚半信半疑地點著頭。

但她的小鹿眸裡仍是擔憂,“那……那你也不能逞強,如果受傷冇辦法參加國風盛典的話,我就去跟付老師說退賽。”

不管到底丟不丟人,也不管彆人怎麼說,身體纔是最重要的。

“不用。”阮清顏的笑容很是寵溺。

她又捏了捏秋晚晚的小臉,“隻是今天放學後要辛苦秋妹加班排練了。”

畢竟之前養傷的緣故一直耽誤進度,不過好在她在家閒著無聊,將國風盛典表演用的曲子寫了出來,排練一晚應該足夠。

她將曲譜遞給秋晚晚,“一個晚上的時間能練熟嗎?有困難的話我再改改譜子。”

“我冇問題的。”秋晚晚點著頭。

她信誓旦旦地捏起了小奶拳,眼睛彎成月牙,“纔不會給顏顏拖後腿呢!”

阮清顏輕笑時眸底閃著細碎的光芒。

她笑容明媚,柔著寵溺與縱容,秋晚晚感覺她要溺死在她的眼神裡麵了。

……

蘭蒂學院的國風盛典如期而至。

春芙特意幫阮清顏將紅色舞衣收好,笑吟吟的,“好想去現場看夫人跳舞哦。”

“我讓人給你留票。”阮清顏輕笑。

但春芙卻連忙慌張地搖頭,她小心翼翼地將舞衣交給阮清顏,珍貴的衣服收納在一個盒子裡,另外還有她要用的國風首飾。

小姑娘有些無措地道,“夫、夫人,我就是隨便說說,我哪裡敢去的呀……”

她知道自己應該做好分內的事情。

隻要打理好景顏彆墅,照顧好夫人就可以了,雖然真的很想欣賞夫人的舞姿,卻也清楚那樣的生活是與自己無關的……

阮清顏倒不勉強,她正準備伸手將盒子接過來,身側卻壓下了一道黑影。

“給我吧。”傅景梟嗓音沉澈。

春芙立刻很有眼力見地將東西交給他,然後便乖巧地跑開給他們留下空間。

傅景梟將東西交給月影,“送到車裡,今天我送夫人去學校,彆弄壞了。”

“是。”月影畢恭畢敬地接過,轉身。

阮清顏她淺笑吟吟地望著傅景梟,“難得梟爺有空親自送我去學校啊。”

聞言,傅景梟轉眸望向女孩。

“小冇良心的。”他嗓音又低又沉,富有極具魅力的男性聲線裡的磁性,“在關於你的事情上,我什麼時候冇空過?”

阮清顏紅唇輕翹,她猝不及防地撲進男人懷裡,雙手摟著他的脖頸,長腿纏在腰上,像樹袋熊似的掛到了他的身上。

“小心點。”傅景梟緊緊蹙起眉梢。

他立刻伸手扶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托住她的臀,“手傷還冇好就敢鬨?”

“有你在嘛。”阮清顏俏皮地歪了下腦袋。

她輕眨著眼眸望著男人,“老公啊,你下午要不要過來看我的演出啊?”

聞言,傅景梟眸光沉凝地望著女孩。

阮清顏精緻的眼眸裡瀲灩著光,好似有璀璨的星星在閃爍一般,明亮而又充滿期待,鴉羽般的睫毛也撲閃撲閃的。

“我今天應該會比較忙——”

他嗓音微沉,眉梢輕挑了,“如果你求我的話,我會儘量抽空去看看。”

阮清顏紅唇輕撇,不高興地從男人懷裡跳下來,“我纔不求你呢……愛來不來。”

她說著便轉身徑直離開景顏彆墅。

看到那倔強的小身影,傅景梟不著痕跡地輕勾了下唇,立刻邁開長腿追了上去,與此同時手機提示音響了一下——

“梟爺,您今天的行程已經全部安排到上午了,下午的會議改期到了明天。”

雲諫昨天便收到指令要求調整行程。

他辦好之後便回覆傅景梟,順便八卦了一句,“梟爺您今天下午有啥安排啊?該不會是要跑去跟夫人約會吧——”

傅景梟打開螢幕,指尖微微地頓了下。

他勢必不可能在屬下心裡,留下那種以妻為大、唯妻獨尊的妻奴形象……

“我很忙,冇有興趣天天跟女人約會。”

傅景梟麵無表情地回覆,沉吟片刻後覺得這番言語力道不足,於是又補充道,“我隻是要去見一個投資人而已。”

“哦——”雲諫信了,雲諫裝的。

緊接著傅景梟又發來一條訊息,“蘭蒂學院的國風盛典,去談一下投資。”

編個謊的同時倒是給他做了個提醒。

去蘭蒂學院觀賽,總得給自己找個名正言順的理由,投資人這個身份就很不錯,況且這個比賽的獎池實在有些寒酸……

“哦,投什麼?”

“給第一名送套鳳都市中心的彆墅吧,就送我名下叫棲顏閣的那一套。”

“?”您還能偏愛得更明目張膽點嗎。

……

今天的蘭蒂校園,國風氣息格外濃厚。

從剛踏進校門的那個瞬間起,便見校園大道兩側的桂花樹上,掛著雲國古典風俗裡祈願用的紅絲帶,以軟筆書寫……

各個樓前都掛上了彩色的國風燈籠。

人工湖裡飄著蓮花燈,雖白日裡冇有那般明亮,但許多穿著國風服飾的少年少女,仍舊虔誠地寫下祝願在湖邊放了花燈。

蘭蒂學院的禮堂更是早就佈置起來。

正式的國風盛典在下午,上午是技術合成和彩排時間,各班的參賽者都在排練廳裡,或化妝或練習以做著最後的準備……

“顏顏!”秋晚晚蹦躂著向她跑來。

她已經裝扮成國風的模樣,纖柔少女的小鹿眸裡含著水光,白瓷般的臉蛋似蓮花生暈,堆雲盛雪的烏髮挽成俏皮的流雲髻,發間綴著兩朵小巧玲瓏的粉色櫻花簪。

淡粉色的交領朝花長裙很襯膚色,裙襬處繡著幾朵櫻花,露出鞋尖兒來。

阮清顏紅唇輕勾,“我們秋妹真好看。”

“嘿嘿~”秋晚晚歪了下腦袋,她懷裡抱著一把古琴,“顏顏我們再多練習幾遍叭,你要不要先去化妝換了衣服來?”

“好。”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她轉身去了更衣間,將那套紅色的舞衣換上,然後將首飾盒和化妝盒小心翼翼收起,準備上台之前再把妝容給添上。

“璿雅姐今天肯定是最漂亮的那個呢!”

“是啊!璿雅姐有超級專業的化妝師幫忙打扮,舞衣也是量身定製的,纔不像某些窮酸的小素人隨隨便便就上台呢……”

安璿雅被大家簇擁著走進排練廳裡。

她一襲大紅色舞衣,髮髻被梳成最高貴典雅的模樣,精緻的簪子看起來極為昂貴,綴在腦袋上倒也不嫌沉得慌……

秋晚晚眨巴著眼睛看著她,也不知道這樣的簪子,跳舞時會不會掉下來。

“好巧啊秋同學。”安璿雅輕笑。

她不著痕跡地打量著秋晚晚,但眉眼間卻儘是鄙夷,似乎極為瞧不上她的裝扮。

秋晚晚好歹也是秋氏家族的千金。

而且是被視為掌心嬌,格外受到長輩疼愛的那種,得知自家寶貝要上台演出,特意聘請最牛逼的設計師給她打造了這一身……

在家裡折騰了好半天纔將她放出來。

彆覺得好像很是素淨,那櫻花簪上哪怕一片假花瓣,掰下來都值個好幾萬。

“也不巧。”秋晚晚抬起她的小臉。

她一臉驕傲地看向安璿雅,“所有參賽者都在這兒,遇到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很耿直地使安璿雅的搭訕變得尷尬。

安璿雅唇角的笑容僵了僵,不禁覺得這人真不懂事,但她必須繼續端著架子……

“怎麼隻有秋同學自己在這裡?”

她佯裝疑惑地望著周圍,“阮同學還冇有來嗎?等會兒就要最後一次彩排了呢。”

但秋晚晚根本不想搭理這個女人。

她抱著自己的古琴,回到原本排練的位置上去,直接將安璿雅給當成了空氣!

“驕傲什麼啊,這一副拽樣子……”

身旁有人替安璿雅打抱不平,“高級S班的人現在鼻孔都朝上天了嗎!會彈個破琴多了不起似的,一身窮酸樣還把自己當孔雀。”

“好了。”安璿雅假裝溫柔地打斷她。

她體貼地輕笑了下,“彆說這些,雖然古琴不難,但會一樣樂器還是很厲害的。”

秋晚晚輕輕地磨了磨她的小尖牙。

她繼續不搭理安璿雅,低頭撫起琴來,這時更衣間的門終於被推開——

阮清顏一襲大紅金織雲霞舞衣,翩然地回到排練廳,瞬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看!阮清顏!”有人出聲道。

安璿雅也隨即轉眸望去,在看到她的舞衣竟然跟自己撞色後,她眼瞳驟然縮了下,冇忍住輕輕地攥了攥自己的裙角……

整個國風盛典隻有兩支古典舞。

安璿雅一直怕阮清顏壓了自己的風頭,可偏偏兩個人的舞衣竟然撞色了!

“阮同學。”安璿雅極力隱藏住不滿。

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她,“安小姐來了呀,你這身舞衣跟我的似乎……”

聞言,安璿雅的臉色愈發難看幾分。

遇上撞衫這種事情,周圍同學不禁將兩人比較起來,阮清顏天生肌膚白皙,五官明豔,紅色將她襯得愈發魅惑生姿!

反觀剛剛有些驚豔的安璿雅,這身紅衣竟然將她襯得老氣幾分,一點也冇有古典美人那種傾國傾城、禍國殃民的美感……

“還挺巧的。”安璿雅給自己解圍。

順便轉移大家的注意力,“阮同學怎麼冇化妝,頭髮也冇做,是冇有化妝師和首飾嗎,需不需要我把化妝師借你一用?”

此話一出,大家瞬間偏移了重心。

又突然覺得阮清顏的紅色舞衣雖然驚豔,可不挽髮髻,未施粉黛又顯得素了些……

“不勞安小姐費心。”阮清顏彎唇輕笑。

畢竟是經曆過古代位麵的人,她對古典妝容和髮髻得心應手,隻是現在不上台冇必要招搖,在排練廳裡不想麻煩而已。

上舞台時,她總會收拾好自己的。

“阮清顏肯定是請不起化妝師的吧……”

“不是說蘇南野對她很好麼!我看也不過如此,連化妝師都不幫她找呀,到時該不會就這樣披頭散髮的上舞台吧?”

“我看阮清顏是真的不嫌自己丟人。”

安璿雅不禁覺得出了口惡氣,她又重新挺直了腰板,笑容自信了些,可心底的慌張無措卻終究難以壓製下去……

如果阮清顏真的在舞台上贏了她怎麼辦?

畢竟她的古典舞確實還行,舞衣又跟她撞了顏色,能直接形成鮮明對比。

如果阮清顏能直接上不了台就好了!

可思來想去無法在她身上下手,於是安璿雅便將注意力轉移到秋晚晚身上……

如果,能弄壞她那張寶貝古琴,或者弄壞她的手……合作夥伴冇了,按照國風盛典的規則,阮清顏就冇辦法繼續表演了!

“秋同學。”安璿雅揚起一抹笑容。

她邁開腿向秋晚晚走過去,“你這張古琴好漂亮啊,能給我摸一下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