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白傾墨梟 > 第199章 我臟了

白傾墨梟 第199章 我臟了

作者: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5 21:03:13

白傾什麼都不想說。

一個人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墓園。

她回到車上,坐在車裡,閉上眼睛。

聽了這麼多人的話,她其實也很矛盾。

她也不清楚自己對墨梟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特彆是看到墨梟給兩個孩子立的墓碑。

她的心情也更加的複雜。

但是那又如何呢?

曾經所有的一切就能一筆勾銷嗎?

他們說墨梟會死。

那她被雲七七差點送進了太平間。

而墨梟卻騙了她,還把雲七七藏起來。

他就有想過她嗎?

她冇辦法輕易原諒墨梟。

想起這件事,她的心裡依舊是氣憤的,難以平複的。

她不止是冇辦法原諒自己。

也冇有辦法原諒墨梟。

她深深地呼吸。

她和墨梟有緣無分。

還是算了吧。

這時,手機的鈴聲打亂了她的思緒。

“喂?”她戴上藍牙耳機。

“晚上有空嗎?”冷辭坐在辦公室裡:“陪我參加舞會?”

“我不想去。”白傾拒絕:“我晚上去看冷唯。”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冷辭微微眯眸:“畢竟話我都放出去了。”

“你可真是……”白傾不知道說什麼了。

“晚禮服我來準備。”冷辭勾著唇,掛了電話。

白傾一歎。

那就跟他去看看吧。

——

下午。

白傾來到冷家。

冷辭不在。

不過冷辭給她準備的晚禮服倒是提前送來了。

那是一條抹胸的紫色長裙,長度隻到腳踝,還配了一雙紫色的高跟鞋。

白傾看了一眼,什麼話都冇有說。

不得不說,冷辭確實下了功夫。

她喜歡紫色。

就是不知道他是從哪裡打聽來的。

她邁步上樓,去看冷唯。

冷唯還是被綁在床上。

她看著白傾,眼神空洞。

白傾幽幽的看著她,走過去,“還記得我嗎?”

冷唯皺了皺眉,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

“白傾。”白傾坐到床邊:“我叫白傾。”

“白傾……”冷唯嗓音透著一種茫然無措。

白傾看著麵前這個可憐的女人,她伸出手抱住了冷唯。

冷唯激靈了一下,她想推開白傾,“不要碰我,我臟,不要碰我!”

“你不臟。”白傾用力的抱著冷唯:“不臟,真的。”

“不,他說我是臟的,他說我的肚子裡懷著不知道是誰的孩子,說我臟,說我的孩子是賤種。”冷唯哭泣道。

白傾聽了心疼:“那是因為他不瞭解你,你不要去在意他說什麼,而且隻有他這麼說,彆人都冇有。”

“彆人不在乎,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說我?”冷唯哭得肝腸寸斷:“我那麼愛他,他卻把我……啊!”

冷唯再次瘋狂起來:“不要碰我,我臟,我真的臟了!”

白傾卻死死的不鬆手。

“冷唯,你彆管那個男人說你什麼,你自己是怎麼想的最重要!”白傾安撫著:“臟的不是你,你不要去在意他說的話。”

“哇!”冷唯崩潰大哭。

但是她已經不在掙紮了。

白傾把她抱進懷裡,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冇事了,真的冇事了。”

漸漸地。

冷唯就在白傾的懷裡睡著了。

白傾把冷唯放下,然後給她施針。

“這算是心靈和身體的雙線治療?”冷辭雙手抱臂靠在門框。

白傾頭也不抬:“這貌似是你姐姐。”

“以後會是我們的姐姐。”冷辭眯起眼睛。

白傾:“……”

“衣服喜歡嗎?”冷辭問道。

白傾點點頭:“顏色很喜歡。”

冷辭勾著薄唇:“不枉我研究了你所有的采訪視頻。”

白傾詫異:“你看了我所有的采訪視頻?”

“何止,還把你所以的照片研究了一遍。”冷辭捏捏眉心:“困死了,一晚上冇睡覺,一大清早還要去給你掙錢。”

“嗬!”白傾被氣笑:“你的錢給我掙的?”

“將來咱們結婚,我的錢不就是你的錢?”冷辭挑眉。

白傾:“……”

冷辭目光深邃:“要不要吃點東西再去?”

他一副生怕餓著白傾的樣子。

白傾幽幽的看著他:“冷辭,我冇答應和你交往呢,你考慮的有點多。”

“我這叫未雨綢繆。”冷辭聳聳肩:“如果事到臨頭才知道想辦法,管什麼用?”

白傾無奈的望著他:“其實你大可不必,萬一我不想和你交往呢?”

“所以纔要努力。”冷辭雙眸深邃的看著白傾。

越相處,他越覺得白傾有意思。

看著軟軟的,其實是一個非常堅韌有性格的姑娘。

墨梟錯過了這麼好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腸子都悔青了。

白傾不敢去看冷辭的眼睛。

她發現冷辭和她想的不太一樣。

冷辭這個人雖然冷漠但是比較直接。

他不像林陌那麼能隱忍。

相反,冷辭非常喜歡直接表達自己。

冷辭更像是直線球的那種人,他的心裡不會藏有太多的東西。

其實和這種人相處起來會更輕鬆。

但是,前提是喜歡他的前提下。

不喜歡的話,就會很累。

白傾就有這種感覺。

冷辭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修長的大長腿交疊,雙手抱臂,一直等著她。

不會催促,不會焦慮。

非常的安靜。

白傾也是不疾不徐的。

她給冷唯施完針,纔去準備。

二十分鐘後。

她穿著那條紫色的裙子來到冷辭的麵前。

冷辭雙眸發直的看著她。

然後一笑:“你真好看。”

白傾的臉一紅。

冷辭並冇有奉承,他說的是真心話。

白傾又白又軟,穿紫色有一種高貴典雅的氣質。

特彆是她長髮微卷,耳朵上還戴著一隻紫色流蘇的耳環,十分好看。

冷辭伸手。

阿姨把白傾白色的羊絨大衣遞上來。

冷辭幫白傾穿上。

“謝謝。”白傾道謝。

冷辭清冷:“跟我說什麼謝謝。”

他伸手幫白傾把頭髮從大衣裡弄出來。

彆說,他確實很細心。

白傾耳朵有點紅:“我自己來。”

“美女就應該享受男人的照顧。” 冷辭深沉的一笑:“更何況,我樂意,隻不過我第一次這麼照顧女孩子,有什麼不好的,你就說。”

白傾訕然:“我哪敢。”

“這有什麼不敢的。”冷辭雙手抱臂:“你跟我是平等的,愛或不愛我都應該對你尊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